地区版

问雨的小姑娘

雨中落叶
雨中落叶

我从自己住的高楼往外看,窗外,是雨的世界。青山绿水间,点缀着白墙黑瓦的房子,稀稀落落的行人,偶尔疾驰而过的汽车,摩托车。我独坐在斗室里,思绪穿过雨帘,遥想远在广州的女儿。

女儿饶秋莎春节前回家过年,年初一就走了。女儿长大了,她从我的女儿,成长为别人的老师,妻子,母亲,儿媳,她不再单单属于我,不再缠着我问这问那,问东问西。平时,通常是双休日,我们会用手机视频,过过眼瘾,听听声音。

雨,从昨晚开始,淅淅沥沥地下。“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四季轮回,生命交替,又到了春季。只是,我已过了“为赋新诗强说愁”的年龄,写不出“雨,是上天的眼泪”这样凄美的诗句。我的心平静安稳,如雨中泛着涟漪的文川河水。

我知道,雨,带着使命而来。

“谁为雨水分道?谁为雷电开路?使雨降在无人之地、无人居住的旷野?使荒废凄凉之地得以丰足,青草得以发生?雨有父吗?露水珠是谁生的呢?冰出于谁的胎?天上的霜是谁生的呢?诸水坚硬如石头;深渊之面凝结成冰。”(约伯记38:25-30)

谁能回答这些问题呢?

恍如昨日,也是雨天,女儿歪着头问:”妈妈,天上怎么有这么多的水,一直往地下流呢?”

我说:“是啊!”

女儿说:“妈妈,有时侯天上并没有水,只有太阳啊。”

我说:“是啊!”

女儿又问:“妈妈,这些水,是怎么跑到天上去的呢?”

我说:“水从天上来,下在地里,流到河里,最后又流进大海,海水经过太阳晒,变成水蒸气,水蒸气升到天上,慢慢汇聚成密云,密云包着水,水钻出密云,下到地里,流到河里,最后又流进大海,海水经过太阳晒,变成水蒸气,水蒸气升到天上……”

“妈妈,是谁吩咐水这样行走的呢?水没有耳朵怎么听话呢?密云怎么包得住水呢?”

女儿的小脑袋,装着许多的“为什么”,冷不防就冒出一个,叫我不知如何回答。

最后,这个问雨的小姑娘,这个脑袋里装着“十万个为什么”的小姑娘,把我问到了造物主的面前。原来,在造物主上帝那里,有一切问题的答案。

问雨的小姑娘,如今你长大了,成熟了,你现在明白“水循环”系统了吗?你知道是谁设计的“水循环”系统吗? 

雨,时有时无,时大时小,断断续续。我的思绪亦如雨。

(本文蒙允转载,有改动。原文刊登于“紫云山文友群春节作品选(2)”)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