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老蚌与老爸

珍珠
珍珠

我是一只河蚌,缓行在岁月的河床上,负重而紧张——因为我是一只怀珠的老蚌,那“珠”名叫女儿,我名为老爸。

想当年,我先晚婚,再晚育,女儿一出生,望着我额头上的多皱,头顶上的光秃,不知道该叫我“爸爸”,还是该叫我“爷爷”,难为的大哭。我没哭,也没笑,只是惊讶的说不出话来——我这样一个粗糙的人,怎么会生出一个女儿来呢?女儿都是精致的呀,我心底暗问我信的主,有没有搞错?

好在精致的女孩儿,也能在时光的风里,沐风而长,转眼就从用手托着,到用手领着,再脱手跑着……

她六岁那年,妻子带她去青岛游玩,第一次见着大海,第一次踩着沙滩……却惹得妻子回来老抱怨,这闺女没法办,一看到好玩的地方,她就说“可惜俺爸爸没来,俺爸爸如果看到的话一定很高兴”;一有好吃的,她就说“俺爸爸这东西也没吃过——”

妻子的“抱怨”,让我心里甜暖。都说女儿是爸爸的小棉袄,看来我这“小棉袄”质量上好!当然,这里面也许有特殊原因:

妻子在女儿两岁多的时候,就去了国外打工,三年多的时间里,我一个老爷们,既当爸,又当妈,还当爷爷奶奶——放学接送她;身在农村,既要地里刨食,还要跑着教会里的事……俺爷俩真是甘同食,苦同饮,风同行,雨同路,常常白天我送她去学校,晚上她陪我去教会……爸爸是蚌,女儿是珠,合体同行,日月共度。

当然,女儿与她妈的感情,也是先天的真,后天的切,并不输我。有一天,妻子跟我说,这闺女没治了,竟然嫌我不生病——

原来,女儿在她一个同学家,同学的妈妈病了,躺在床上,这个小女孩就把饭碗端在妈妈床前,妈妈自己吃,小女孩非要亲自喂妈妈不可,妈妈感动得不行……女儿就眼馋得不行,来家怪她妈妈 不生病,没法喂她饭,不能做个孝顺闺女……

但这样甜美的日子,和日子中的甜美,刚刚甜溢了两年,就戛然而止。因为农村的天地虽然广阔,但已然装盛不下见识过国外天地的妻子的心,我们的婚姻破裂,家庭破碎。

女儿随我,我们又开始了双飞也是单飞的日子——女儿单亲,我单身,但父女双依,比命同飞。

这时的我,真的是一只老河蚌,婚姻的裂变,让我心灵的蚌壳,在深痛的磨砺中,壳厚许多,色重许多,沧桑甚至沧伤成为我蚌壳上水洗不去的斑纹,当然我也愈惜上天所予的宝珠——这是冷暖世间我最大的财富!

从女儿咿呀学语,就是在教会主日学长大,我把许多信仰的事与他交流,有时我说上句,她就能抢说出下句。在这非常的时期,特殊的时日,常常夜半听到她“妈妈、妈妈”的哭醒,我眼中泪湿,却心中无法,只能用“经上的话”来抚慰她,说耶稣永远永远不会离开她,日夜看顾她……女儿说我每天晚上都祷告,我不祷告睡不着觉。我祷告耶稣叫我妈妈别忘了我,叫她能再回来——

想来,女儿不仅是我心上的一枚珠,也是她所祷告的耶稣心上的宝珠,刚刚四个月,她的妈妈就来了,不过来的是一个新妈,还给她带来了一个人高马大的哥哥,一个新的家。女儿这枚宝珠,在双层蚌壳的护宝下,晶莹的成长,璀璨的绽放!

十四、五的年岁,一米七的个儿,光彩如珠,婷婷如兰,每每有人称羡,我就急忙拍胸脯:“这闺女长得像我!”

 她的确很像我,尤其学习上,那个累呀,不是因为努力累,而是因为不给力!有些科目,她的成绩连两位数都达不到,我一直想不到学习成绩还会遗传。

马上要中考了,突然接老师电话,说女儿已两天没上课,学校里未见人……我立时头大如斗,立时驱车到校,当然不忘祷告,求神帮助海底捞针,不,海底寻珠!好不容易寻到,原来中考无望,跟着人撒广告去了——说是能赚钱!我心底火烧,头顶火冒,现在想起来还体温升高……

但人家是“青春叛逆期”,还不敢有太过激行为,因为现在的孩子都很过激,心似玻璃,说碎就碎;极端的行为,无所不为。我只得把自己在台上讲的“爱是恒久忍耐,不轻易发怒……”践行出来,我被逼行道。

我女儿的学习成绩,我除了看得开,也没好办法。只要你尽力了,你自己不嫌少,爸爸也不嫌少,耶稣向人要的就是“尽力”……每周接送她,近两个小时的车程,是我爷俩的晒心时间。

女儿把她在学校的得失悲欢,都货摆出来,不管是糟粕还是精华,我都得库存,“晒”的过程,女儿也是在清理她的内存,我就是她的杀毒软件,保证不使她产生内伤。

有次,女儿晒货的时候,惊爆出一颗炸弹——俺班里好几个人给我找对象,差不多也就光我是剩女了。他们不光脱单,还常有人宣布自己非处(女)了……

我心惊爆得硝烟弥漫,日月无光,但看看女儿如述家常,波澜不惊的样子,我也咬着牙泰然,就记起不久前一件事:

那天去接女儿,校门前挤满车辆,一位女出租车司机,问一位刚出校门的女生:“美女,打车不?”女孩摇摇头,红唇一嘟,飘出一句话:“不用,一会我老公来接我——”我确认是军情实报,而非军情谎报。

我用比考试不及格十倍的郑重,来提醒她不要出格:“咱是信耶稣的,咱不是剩女,咱是耶稣眼里的圣女!只要年龄到了,你自由选择,但爸爸一定把关,给你找个同一信仰,真正爱你的人!现在她们这样是开花不结果,吃亏的都是女生……”

女儿好歹有七分情愿的点了点头,我赶紧十分满意的挑起大指:“好闺女,听爸爸的话没有差!”——我脸上有笑,后背有汗,说不上是冷汗还是热汗……

女儿到底上了职高,此生也许再也无缘大学。在选择专业时,竟要报考厨师班,说这是她的兴趣所在。我心里有一百多个不愿意,无法想象自己如珠如宝的女儿在烟熏火燎的厨房里淌汗一辈子,但、但是——

我常教导女儿,要学会生活,将来婚姻幸福,能够把自己的丈夫、孩子服侍好很重要。耶稣在世上时就很会服侍人,不光给门徒洗脚,还用五饼二鱼让人吃饱,以水变酒让人喝好……如此耳提面命,小小年纪的女儿,就擅长了家务,尤其厨艺,一会就能变出五、六个菜来,色香味俱佳,常把在场的客人惊倒。因为现今的孩子不是王子就是公主,食人间烟火但不沾人间烟火,虽老大岁数,会做饭的没几个。

在学习上百战不胜的女儿,终于找到了突破口,以此为人生追求,最大梦想。不管这梦多么搞笑,我不敢给她一锤子敲破,青春总得有梦,无梦的青春不会发芽……

但我又实在怕她梦想成真,百般无法,只得把球往上传:“你好好祷告吧,看耶稣怎样带领你——”

女儿看出我的招数,小嘴一撇,将计就计:“那就祷告吧——”

我轻舒一口气,但提着的心仍旧提着,我怕有一天,她突然对我说:“我祷告了,耶稣也没说不让我学厨师!”

——真是操心啊,养女千般不易,怀珠万种艰难,尤其在今天。但身为老蚌,作为老爸,却一面辛苦,一面幸福,因为我也沾光。自从有女初长成,宝珠乍成形,我也珠光宝气了不少,并且我深知那收珠人是谁……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山东一位传道人。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