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疫情下失业,加上与丈夫关系冷漠,我的出路在哪里?

编者按:这是一位在经济压力和对世界的追求中迷失了的洛阳的一位主内姊妹,在我们弟兄姐妹的探访和关爱之下,开始反思自己在疫情这些年所经历的苦难,回到天父怀抱的故事。愿弟兄姐妹都引以为戒!

(以下内容,是根据姊妹的经历整理修订,以第一人称讲述。人名皆是化名。)

杜姐和琴姊妹来家里探访,来就来吧,反正,我已经“死猪不怕开水烫”了。多久没去教会?我已经记不得了,大概疫情之前很久,就已经如此了。然而,杜姐依然慈祥地向我微笑,亲切地问候孩子和我;琴姊妹也跪下,为我流泪祷告。她们,并没有因我的远离而疏远我。

但在祷告中,一同唱起“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时,我抑制不住,突然就崩溃了!嚎啕大哭起来!吓坏了正躺在床上睡觉的二宝,也跟我一起哭了起来。泪水中,我哽咽着向姊妹倾诉,回首我们一起服侍主的时光,真的恍如昨日。我们彼此激励,在每周三晚上的小组团契,敞开心扉,谈我们各自的困惑,还有重担,因为主的爱,我们真的像一棵葡萄树上的枝子般,是彼此相通的。而主日聚会,我们一起服侍主、敬拜神,真是喜乐满怀。

然而,自从爱人想要男孩,而我生了女孩后,他的脸色就变了,我一直怀疑他有了外遇,查他手机,看都和谁有过聊天和通话,也把他的银行流水每一笔仔细核查,以致于后来,他渐渐与我疏远,我越想拉近,丈夫却越发冷淡,后来,借故把工作调动到了郑州。

为了抓住丈夫的心,我想尽一切办法,美容院、高档化妆品,性感内衣……直到最后,我不得不听婆婆的,在堕了一次胎后,终于为丈夫生了儿子,我以为这下好了,爱人一定会感动,但是,他的冷漠比以往更甚,我究竟是怎么了?

疫情爆发前一年,爱人游说我说工作单位有个集资房的机会,不贵,才1.8万一平方(周边都涨到2.5万了),将来儿子大了,可以转到省会上学呀!我心动了,为了儿子,举双方家庭之力,凑了六十多万,剩余一百多万贷款,每月还一万左右,当时丈夫工资是一万多,而我,在房产公司营销部,一个月也有近万远的收入,还是可以承受的。然而,疫情漫漫无期,如一场持久的战火,又如温水煮青蛙,消耗着一切,包括我与丈夫的爱情。因为养两个孩子,我们早就没感觉了。每日只剩下柴米油盐和赚钱,还有孩子的健康和学习,还能有啥?

丈夫的工作先出现危机:公司效益下滑,老板给了两个选择,降薪或是走人。丈夫选择了留下,工资一下子降了近一半,五千多;而我,也在房地产趋冷之后,收入急转直下,有时一个月没有业绩,焦虑、愁烦,我更勤奋地联系老客户,可是回复总是:“现在生意不好,不景气呀;没钱;我的房还想套现呢,你要不要?”

有一天,以前认识的李老板说,“戴红(我)呀,要不你来我公司?我让你当销售经理,比你卖房子要强得多哟!”权衡多日,我跳槽了!

李老板是个建材企业老板,我来后才发现整个公司就是个家族企业。李老板姐姐掌管财务,弟弟负责生产,而他负责全面事务。我来了,虽委以重任,但忙到一周七天×24小时无休,收入并不高,对方分明只把我当枪使,付出与回报完全不成比例。而我也完全顾不了孩子,让妈妈受累接送、照顾,干了几个月,精疲力竭,我想回到从前的公司。后来因一件小事与李老板姐姐吵了一架,第二天就被通知:走人!

联系原公司,已经有新人顶替我原来的职位,完了!我跳槽,没跳上高枝,反一脚踩空,跌得粉身碎骨!这个家,只剩下老公那每月五千元工资,而我们还按揭都得一万,再加上孩子上幼儿园,各项开销得两万呀。

泪水,让我内心稍稍释放,也让我想起,我真的是远离了主,只为讨丈夫的欢心,和满足自己内心的贪恋。这些年,真的是完全忽略了主,可事到今天,我该怎么办?又能怎么办?

杜姐怜爱地问我:“你现在有什么打算?”我能有什么打算?我和老公商量,要不把郑州那套房子卖了,老公算了一下,至少得赔上三、四十万,唉!割肉呀,可不卖,我现在就得立即找到1.5万以上月薪的工作,但现在到处都在裁员,随便个三、四千的工作都挤破头,难呐!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琴姐妹劝我回转,归向神,仰望主耶稣基督。可,我已经太久没有来到主面前了,他还要我吗?况且,我的问题,是现在立即得赚好多钱,不然,单单信靠主,有什么用呢?主能解决我的贷款吗?主会替我照顾上幼儿园的老大和正调皮闹人的老二吗?我该怎样回转?

今天看到上海一姐妹在朋友圈里发她们家一个月来终于吃到一顿麦当劳,但孩子在巴巴地盯着汉堡时,一不小心打翻了唯一的一杯可乐,刹那间流泪,一家人伤心!我不争气地也落起泪来。因为同为母亲,真的好理解她!可,我们怎么办?岂不陷在更大的灾难当中。主啊!我该怎么办?你若能做什么,求你救救我们吧!

杜姐和琴姊妹走后,我刚硬的心渐渐苏醒,回忆起三年前,我们一起侍奉主,一起赞美的时光,是那么幸福、喜乐和满足,可,我不是去追求更大的幸福了吗?怎么就落在今天这样悲惨之境地?

转身,我来到内室。“扑通”一声,跪在床边,禁不住哭起来。这是一场比姊妹来探访更痛的悲伤哭泣。我禁不住要将这三年来在外流浪的日子所有受的苦、忍的委屈全发泄出来。我知道主听得见,他就在我面前,我的眼泪,主都记数。哭着、哭着,突然有一句经文,跳入脑海:“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来换生命呢?”

我吓了一跳,抬起朦胧泪眼,只有我在内室。而我也久不读经了。那么,我怎还记得这句经文?但不是我,又是谁告诉我的呢?“人若赚得……”我从心里又默念了一遍,再念一遍,越来越慢,我细细地品着这每一个字,每一个标点,往日的一幕幕,如电影在眼前闪过。

主!我错了。眼泪,再次滑落脸颊。我知道,今天我陷入此绝境,乃是主为挽回我,为了让我回转归向他,正如琴姊妹所说,我需要仰望我主耶稣基督。因为我今天正是劳苦担重担的人,我实在担不起了。主耶稣,我把担子交给你,求你给孩子开出路……

我和丈夫决定卖掉郑州那个让我们负债累累的房子了。尽管要亏掉当初首付款的一半,但这样我们过紧日子,至少还过得下去。我也会求主赐我一份合适的工作,不求高薪,但求有时间敬拜神,亲近主;也能有更多时间陪伴两个小宝成长。

人生,究竟需要多少呢?我不知道。我想,有主就够了。当我回转时,主一直在等着我,我在追求世界的这几年,如迷失的小羊,又如那流浪在外的浪子,没有一天是喜乐和平安的。

但当我在姊妹的帮助下回到主耶稣基督里,我立即就得了医治。主耶稣,我知道,是你差了她们来探访,来挽回我。谢谢你!我的主。我知道眼前这艰难的日子终将成为过去,但希望我永远不要忘记,主你藉着一场苦难,挽回了你的孩子,万事互相效力,叫孩子得着益处。

阿们。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河南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