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全能神”受害者家属沉痛讲述:邪教如何破坏了我的家庭

全能神邪教
全能神邪教

“全能神”邪教的破坏性我们或多或少都有耳闻,但具体它给受害者及其家属带来怎样的伤害我们很难细说。日前,笔者跟来自河北的两位受害者家属聊了聊,听他们讲述了“全能神”如何使他们家庭破碎,让受害者陷入非正常生活。而为了挽回亲人,与邪教斗智斗勇,他们又面临着怎样的压力和挣扎。希望通过他们的故事,我们能更深认识到全能神的危害性。

其中一位是年轻且健谈的小伙,他说,妻子信全能神的事对于他来说可谓刻骨铭心的痛。比较有戏剧性的是,他是与妻子被全能神勒令“反省”的期间通过网络相识并相恋的。起初他对于“全能神”邪教并不了解,认为对象所信的就是普通的基督教,而一个人有信仰实属正常。但后来接触多了,他就发现了对方身上受到的控制,以及不同于常人的举动。

原来,他们相识之前对方就信了“全能神”,而且全身心投入,离家出走奉献自己。至今已十年左右,他是在对方信了五六年的时候认识她的。当时,她内心有所动摇,被“全能神”的人认为是“贪爱世界”,所以让其悔改。“虽然在这期间她平静了一两年,但我感觉总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拉着,让她没办法享受自,上线联系她之后又继续被洗脑。”起初他们之间并没有很深的信任,所以她背着对方,与“全跟神”的人单线联系,传纸条或者接头。

信教后她的生活完全不正常,不工作也不顾家,没有朋友,没有正常的人性和人情味,非常自私和冷血,无法与人进行正常的沟通和交流。可在“全能神”的组织里,她又变得热情和有血有肉。进入现实生活在他们看来是撒旦的侵扰,不仅反对工作,还反对政府和社会政策,认为神所要做的工作就是推翻“大红龙”。“老公在他们眼里就是可有可无的存在,家庭观念淡薄,就连自己的亲人,如果不顺着她就会被视为撒旦的化身,是搅扰他们心神的。”

此外,在“全能神”的内部信件的要求下,她疯狂购物和储备生活物资,买了不少日用品,甚至包括蜡烛和煤油灯等,就像一堆“废物”一样放在家里。如果东西坏掉,内部也有其他说辞来搪塞。这些加大了他们对于世界的恐惧,更深地和“全能神”捆绑在一起。“他们的末世观念非常消极,坚信不远的将来世界就会毁灭,这是真实而严肃的事情,只有信徒会被接走,所以要努力奉献人力、物力和财力。”小伙告诉笔者,“其实这些都是骗局,但经过洗脑的他们已经失去了分辨的能力,有的甚至把家底都拿出去了。”

信了“全能神”之后,她几乎放弃了思考的能力,“全能神”让她怎么做就怎么做,认为背后都有美意,不能有疑问,否则就是信仰不虔诚。被全能神侵入的家庭基本上都是分崩离析。“我努力想让她恢复正常生活,可是她被捆绑,导致这五六年来我们没有共同的生活,分分合合,关系一度到达冰点。”

这位小伙说,他曾看到对象在家里翻看“全能神”的讲道和内部文件,就又陷进去了。起初,他采取强硬的方式,与之硬刚,告诉她那是虚假的信仰,是邪教。“其实这非常可笑,她会视我为弱智。理论和争吵显得苍白而无效。”后来她知道,虽然对象在现实生活中是普通人,但在“全能神”的组织构架里是重要的一环,为骨干成员,是重点培养对象,可以出国深造的那类。

除了有上线与之联系,还有“全能神”的人上门沟通。他就采取了不一样的方式,不与之争吵,而是看那些人上门的目的。他发现每次来的人都不一样,甚至有领导上门,有传福音组、文字组、视听组和翻墙组的人。“她在里面也是年轻有为,可在我看来就是智商不够。有的人在现实生活中有挫败感,到了全能神组织里容易在虚情假意的攻势下获得成就感,从而在洗脑的话术下一点点陷进去,再想用普通的方式挽回就很难了。”

就他了解,“全能神”的人首先会打感情牌,在获得信任之后开始颠覆人的三观,再将他们的教义灌输进去。信的人还以为自己发现了新大陆,获得了“真善美”的真理,谁知已经被人洗脑。信教时间短、出于个人私欲想捞取好处的信徒可能会被遣返,信了很久的则难以出来。在现实世界里,他们就像老鼠一样,蜷缩在隐秘的世界里,见不得阳光。而且思路奇特,想法极端,在他们看来只有“全能神”的理论是对的,其他都是错的甚至是撒旦的搅扰。

这几年,她一直断断续续地离家又回家,并没完全消失,这给了他挽回的机会和空间。就在争吵无效,一筹莫展之际。小伙得到了反全能神联合会的帮助,得到了一些较为专业的指导。“我都在想,如果只是靠着自己,不仅没办法解决,结局也可想而知,就是她悄无声息地消失。”联合会的朋友会与之沟通,提前给一些预判,让他有心理准备,想好对策。

不同以往的方式,他不再跟妻子吵架,而是先给她应有的尊重。“如果我强制性让她远离全能神,她很可能会离家出走,彻底消失。一般被严重洗脑的人,一辈子就废了。最起码我妻子还在身边,就像风筝一样还未断线,否则就找不回来了。”“全能神”会带着爱心接近生活上经历难处的人,可对于老弱病残则选择抛弃,利用完就扔掉。他认为,“全能神”就是一个利益驱动的团体,利用人来给自己创造价值,一旦无用了就清理掉,不在乎人的死活,这就是其可怕之处。

“我现在随时了解妻子的心理动向,稍微不对就请教专业人士。”在他细心和耐心的呵护下,从未对妻子表现出反感,两人之间渐渐有了信任,前几年她不说自己的想法,这两年则开始倾诉,两人会讨论一些信仰相关的话题。看到妻子的生活在往好的方向转变,他也有了盼望。但他并不敢松懈,“全能神就像吸毒一样,还是有人反复来找她,想方设法地拉走她,想让她继续发挥作用。她在视频编辑方面还是能做些事情的,所以对方并不想让她远离全能神。”

虽然到现在为止他的妻子也没能完全恢复正常,但已经开始工作,只是未能从心里彻底与“全能神”决裂,时不时地还会动摇,所以他也不敢放松下来。他将工作之余的关心和爱都给了妻子,一边工作一边在背后求助专业的辅导方式,希望能让妻子恢复正常。

作为一个亲历者,小伙深有感触。他也想把自己的经历分享给其他“全能神”受害者家属。“我也想告诉受害者家属,如果你家里有信全能神的人,不要正面的硬刚,越是上纲上线,只会加速他们对你的排斥和离家。除非专业引导和转化,普通的方式简直天方夜谭。如果你家里也有信教的人,要给他们关心和关怀,家人对待他们的方式很重要。因为全能神也会利用家庭矛盾、生活的不幸和社会的不公来进入信徒的内心,而我们要给受害者一个包容的环境。人都是一样的,你适度的关心,对他们想法的捕捉,很可能就阻止了他们离家出走。”小伙讲了一个悲剧性的事,有个“全能神”信徒就因为老公有外遇而离家。全能神侵害了很多家庭,虽然各有各的悲苦,但相似的都有一个,就是只要沾染了,家就不像家,生活不像生活,一地鸡毛。而“全能神”信徒的精神压力也很大,他曾经看过妻子写的保证书,意思是如果贪恋世界,那出门会被车撞死。因此,他们也是受害者,应该获得关爱。

“对于受害者,一定要给他们充足的尊重和认可,不管他们错的有多深。虽然一时间无法改变他们陷进去的状况,但对他们的认可、关心和不辱骂,会延迟他们越陷越深。如果你的家人信教之后,你就对其反感,两人吵架、发生争执,这正中全能神的下怀。普通信徒也是受害者,炮灰般的存在,是被利用的棋子。因此要给他们充分的信心,只要找到正确的方法和冷静,很多家庭会避免分散,比如消失和离婚。希望每个受害者家属有包容心,给自己的家人有更多的时间。”

小伙也会在生活上给妻子正面的引导,带她融入生活,适应正常的人性和交际。渐渐的,她的观念也在发生改变,不再是非黑即白的极端思维。

但同时,仅仅靠个人只能做到包容和忍让,不一定有实际的效果,还要有专业的辅导方式。比如在交谈中不要涉及敏感信息,要注意自己的言辞。需要有智慧,在善意的谎言之下,把他们从邪教里挽救出来。全能神信徒的行为处世都是很“邪”的,正常人无法理解。“我还是挺幸运的,有专业的信息和引导,其他人比我们更艰难。幸好我们还没有小孩,有的家庭本来生活的很好,有孩子,但信了全能神之后,其中一个突然消失了。离家出走五年,八年和十年。邪教的危害可想而知,他让一个人摒弃一切,离家出走,像游魂一样在外面晃荡。”

尽管真心付出不一定完全奏效,但小伙认为总会有收获的。“我家的情况目前在变好,以前她的心是石头,现在有点温度了。”他非常高兴地说,妻子曾告诉他“我的石头心都被你暖的有温度了”。

另一位是中年大叔,他本来家庭美满,女儿上了大学,自己做生意也有所获利。可如今孩子身在何方他却不知,唯一的心愿就是希望她能归家。他回忆,大概是2013年女儿上大学二年级的时候,表姐家的孩子将她带入了“全能神”组织,刚开始半信半疑,还厌恶亲戚总是找她去参加聚会。谁知后来一心投入,还怂恿家人也加入,说自己信了全能神,每天早晚会祷告。毕业后两年未回家,他才知道孩子入了邪教。直到要出国,她需要回家办手续才跟家人见面,一年后就去了韩国。

他刚开始并未特别在意孩子的变化,因为孩子只是说要发善心,靠着祷告和默念能得到平安,这样大难来临之际可以获得保护,否则躲不过。对于“全能神”的信息,她也很少讲,看到家人半信半疑,认为要以生计为重时就放弃“传教”了。此前,大叔在北京的时候也被传福音,他说要做生意没时间参加。

“在学校的时候她不跟同学一起,而是常常去参与全能神的活动。她最明显的问题就是不回家,怎么劝说都不听,其他的没有什么,也没跟家里要钱说要奉献给全能神教会,反而每次都是我们主动给她钱。”

孩子离家后,这事就成了全家人最重的心事,平时都不敢提起。“一提就伤心,我只希望她能早点回来,她的姥姥和妈妈都非常想念她,想一家团圆。”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