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美教会培训机构成员:应对解构流行的7种方法

文章由美教会培训事工Carey Nieuwhof的领袖Carey Nieuwhof撰写。原文链接

在这么多人——尤其是年轻人——正在解构他们的信仰的时代,作为牧师或教会领袖,你该做什么?你该怎样开始回应?

最近,乔·特雷尔(Joe Terrell)写了一篇非常精彩的文章,讲述了年轻人解构信仰的五个真正原因

我们需要知道解构发生的原因,但它引出另外一个问题:对此你该做什么?如果你是牧师或教会领袖,这个问题就更加紧迫。

简单(和可以预想到)的回应包括:

• 无视这种情况
• 嘲笑、讥讽这种情况
• 指责、羞辱或诋毁那些离开的人“不是真正的基督徒”
• 对此感到生气
• 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响亮地告诉世界你相信什么

虽然体验到、屈服于这些冲动是很自然的,但这样的回应并不能帮助人。教会不会从中受益,你也不会。更不用提背离他们信仰的那一代人。如果这些回应能造成一些影响,那就是让情况变得更糟。

对正在失去信仰的人生气、不屑一顾或嘲笑他们的唯一好处是不会让自以为义地寻求肯定的人得到肯定。但这些做法也会加速那些已经离开的人的脚步。更大声、更愤怒地宣称为什么你所相信的是正确的也会造成同样的结果。

所以,你会怎么做?

以下是你可以采取的七种方式的回应,它们可以帮助你穿越正在发生的解构浪潮,并在此过程中做一些非常有用的重建工作。

1、请记住,解构并不总是让人们放弃信仰。

当有人开始质疑基督教的某些教义时,牧师很容易按下恐慌按钮。这是个错误。

正如Joe Terrell所说,“首先,解构并不等同于放弃信仰。虽然可能每个放弃信仰的人都先经历了解构的过程,但不是每个解构的人都放弃了信仰。”这非常真实。

就个人而言,我自己经历了解构时期。十几岁的时候,我把自己的生命献给了基督。但在20岁出头的时候,我开始就伴随我长大的信仰提出真正探索性的问题。本科期间,我决定在六个月的时间里严肃地测试我的信仰,如果它站立不住,我就离弃信仰。

但相反的事情发生了。我对基督教的探索使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深入地迎接信仰,这一次是作为一个受过大学教育的成年人,很快我就经历了去做全职侍奉的呼召。

即使在事工服侍时期,我也经历了对基督教信仰有深刻疑问的另外几个时期。阅读无神论的作品、遇到其他世界观、与怀疑论者交谈让我对其他观点持开放态度,但每一次都让我对耶稣这个人和历史悠久的基督教信仰有了更细致、更深入的迎接。

与此同时,那些时期也让我质疑基督徒和牧师的一些非必要的信仰和实践。这些时间也正是教会人数增长的时间,更多人开始进入信仰。

耶稣教导我们要尽意爱他,不只是尽心、尽力。基督教可以经受住最激烈的质疑。当我追问信仰的问题,或与追问信仰问题的人交流时,我的信仰反而变得更精微、牢固。

最后,我们可能都需要摒弃一些简单、肤浅的信仰和实践——这些与真正的耶稣或历史悠久的基督教无关。思想狭隘在这份清单顶部。

深刻地、单单注视耶稣并不是封闭你的想法。在许多方面,它是打开想法的关键。

老实说,现代基督教文化的各个方面确实需要解构。凭信心行事就是不断评估某些信仰、想法和态度是植根于基督还是文化。

因此,解构并不必然导致放弃信仰。通常,它可以帮助重建信仰。

解构并非总是能重建信仰,但它确实有此功用。当解构之后迎来重建,所有一切、所有人,信仰都变得更强壮。

2、当你不再是权威时,你可以成为向导。

当世界观受到挑战时,你很自然地想依靠作为牧师或教会领袖的权威。毕竟,你不仅控制着麦克风和电源,还深入学习了基督教信仰。所以,你很容易假设每个人都应该听你的。

虽然前几代人可能将他们的牧师视为权威,但几十年来这种情况一直在改变。民意调查显示,牧师越来越被认为无关紧要。

根据2019年的研究,每月去教堂的人中只有52%的人认为神职人员值得信赖(在那些每月参加礼拜不到一次的人中,这一数字下降到23%)。请记住,这些是参加教会礼拜的人。57%的教会信徒说他们的牧师诚实、聪明。

不管是去教会的还是不会教会的人,在采纳牧师的建议之前,他们更有可能信任其他专家。根据盖洛普的数据,只有25%的非基督徒信任神职人员,落后于报纸记者 (32%),仅略高于电视记者 (23%) 和律师 (21%)。

这些是新冠疫情之前的数字。我能想象到随着更多丑闻、隐藏行径和政治丑闻的出现,信任已经被进一步侵蚀。

但是,作为牧师,即使你不被视为重要“权威”,你也可以成为向导。

依赖自身权威的牧师需要信任,他们也因此往往得不到信任。至少在现代文化中他们得不到想要的信任。

但是向导不要求人们的信任。他们知道信任需要自己赚取。

向导将自己定位为帮助者,是在旅途中提供帮助的人,而不是最终的、一切的权威来源。

提出深入问题的人会寻找向导。你若愿意接受他们的问题,参与对话,并在此过程中指出有帮助的标记,你就会获得人们的信任。

几年前,文化开始转向塞斯·戈丁所说的“许可营销”。用赛斯的话来说,“真正的许可是这样的:如果你不再出现,人们就会抱怨,他们会问你去了哪里。”

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这样做吗?因为你帮助了他们。他们重视你,因为作为向导,你帮助他们弄清楚了他们在旅途中的位置,也许还指明了前方的道路。

在后现代、后基督教文化中,牧师可以成为向导。向导就是未来。

3避免胜利主义:不要采取防御、油嘴或肤浅态度。

一些基督教牧师——尤其是保守的福音派牧师——越来越倾向于所谓的胜利主义:就是对一项事业过度自信,否定任何可能持不同意见的人。

在最坏的情况下,这是对不能从你的视角看待事情的人的嘲笑和否定。在最好的情况下,这是自认为自己非常正确的傲慢的自鸣得意。

但不管在哪种情况下,这都是对福音和真正的基督教的侮辱。也不能产生有益的结果。

如果你真的想让那些已经对牧师和教会产生怀疑的人感到厌烦,那就采取防御、油滑或肤浅的态度。你会让他们走向和你期待的完全相反的道路。

4停止评判——真诚地接受真诚的问题。

我曾经是一名律师,而且做得还不错。

如果有人质疑你,你很自然的反应是判断他们的问题并立即提出相反的观点,并确保对方无法反驳你的观点。这种方法在法庭上效果很好。

但我意识到对我们所处的文化时刻来说,这种举动是完全错误的。对跟随耶稣的人来说,这种举动可能是错误的。

你最应该做的是真实地对人们真诚的问题持开放态度。不要急于回答。不要因为他们的问题而评判他们。

正如Brian Zahnd在他的作品《当一切着火时》(When Everything's on Fire)中指出的那样,解构的趋势深深植根于当前的西方文化,甚至于“对失去信仰的人感到愤怒就像对死于瘟疫的中世纪人感到愤怒一样”。在今天的时代,解构几乎无处不在。

尽管很难接受,但人们经常(但并非总是)有很好的理由质疑他们的信仰,并且不想与主流基督教文化有任何关系。

因此,有时你最应该做的就是倾听、肯定问题或疑虑,感谢他们分享或提出问题。然后,也许,让问题慢慢消失。

让他们进入一个欢迎提问的社区。在这里,人们可以做自己。没有人会因为提出探究性问题或合理的不满而被攻击。

你本能地知道应该这样做,因为当你有顾虑、不同意见或问题时,这正是你希望被对待的方式。

我不是说你不需要信仰或信念,或不再坚守真理。而是说真理不是靠人们的喊叫被宣布的。耶稣的真理中有恩典,恩典中有真理。

但你知道大多数解构的人从教堂得到了什么吗?既不是恩典也不是真理。他们被判断。很少有人因为被判断生活而改变,大多数人是因为爱生活而改变了。

预先警告:对人们的疑虑和问题持开放态度可能会将你带入陌生的领域。这没关系。你可能需要更自在地说“我不知道”或“这是一个我从未思考过的好问题”。但永远不要将谦逊或同理心视为弱点——它们是不可否认的力量。

5、寻找故事。

虽然解构通常表现为一场智力或逻辑的旅程,但解构之下你通常会发现情感。这种情感往往与一个故事有关。通常,这个故事背后有一些伤害。伤害的范围从失望、痛苦到令人心碎的虐待故事。

当你与解构的人在一起时,请听听他们的故事——他们所有的故事。不要试图为他们所经历的找借口或否认这些经历的效力。伤害对他们来说是真实的,你要承认这一点。来自属灵权威人物的灵性虐待和伤害会深深地切入人们生命最核心的部分。

根据故事的不同,回应可是从同情、道歉到报告和调查(比如经历了虐待)。最重要的是,倾听他们的故事,并酌情采取行动。

人们经常用逻辑掩盖自己的情绪。但合乎逻辑的论证永远无法治愈情感上的创伤。

6、鼓励人们遵循逻辑路径。

尽管故事和情感推动了非常多的人类行为,但解构也有逻辑因素。有些逻辑是令人信服的。问题是解构最终指向何方。

正如许多人所指出的,解构本身就是一个永无止境的过程。你看透了基督教,但要迎接什么?你看穿了基督教,然后呢?

解构的基调很重要。但许多正在解构的人并没有花时间思考他们所做的解构会将自己引向何方。他们要离开,但去哪里?他们在逃,但逃到什么地方?如果说保守的基督教与胜利主义争战,那么进步的基督教就在与存在主义的虚无主义作斗争。而且,毫无疑问,两个阵营都存在原教旨主义。

任其发展,螺旋式解构可能会让一个人一无所有,人们也不能从中抓住什么。

所以除了问为什么,也要问是什么。

大多数人距离世界观崩塌只有三个问题的距离。对基督徒来说可能也是这样,但对拥抱新世界的结构主义者也同样如此。

7、深入阅读。

现今当牧师越来越难的原因之一是信息无处不在。

一代人以前,牧师受到尊重,因为他/她上过神学院,被视为有关信仰、上帝和圣经的可靠信息来源。好的牧师也擅长帮助人们明白生活。

然后互联网诞生了。突然之间,所有都可以随时获取任何信息。人们也确实是这样做的。

这意味着几乎每个与你定期交谈的人都可能已经研究了对他们很重要的关键问题,通常他们所了解的比你知道的还要多。一个处于在解构过程中的基督徒很可能已经知道他们在神学上的疑虑,并关心会得到的“预期”答案。

所以你会怎么做?

你要做的是抵制直觉,抵制想在所有事情上成为专家的冲动(严格来说,这也是不可能的)。若是追求在所有事情上都成为专家,必定会导致一无所成。

跟上当代的文化,知道在发生什么,怎样才能接触文化。但这不是真正的力量所在。

相反,要更深进入你的信仰。深入研究神学——经典和现代的声音。通过历史和文化的镜头更深入地研究圣经。阅读和倾听在你的神学、宗派和政治“部落”之外的思想家。带着理解的愿望来处理分歧和不满,而不是发动争战。

而且,也许最重要的是,更深地探索你自己与基督的关系。承认自己与怀疑、不确定性和难题的争战。如果你足够勇敢,你可以在讲台上分享这些。

多年来始终如一地这样做,你将开始散发出世界迫切想要和需要的东西——盼望、信心,以及比其他东西可以提供的浅薄事物更深刻的东西。

你将成为真理的见证,而不只是不停止地谈论它。你可以做的不仅仅是深思熟虑、精细微妙的对话。

你不是一个捍卫自己信仰的人,而更像是人们在寻求信仰时愿意信赖的向导。正在解构的基督徒不需要有一个声音来羞辱他们,让他们回到信仰(这种方法永远不会奏效)。大多数时候,他们只想知道他们并不孤单。

本着这种精神,一个向导——一个与他们并肩同行的人——是进行解构的人真正需要的。成为一个更体贴、谦逊和鼓励人的领袖是你能成为他们向导的原因。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