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女儿中考时……

最后一科英语考完,顶着烈日,我们父女俩骑车回家。女儿说:“爸爸,我只想躺在沙发上玩着手机。哈。”

而她真这么做了。一边捧着手机,惊叹朋友圈里同学发泄式的狂语:“现在除了宪法,谁也管不着我”等类,一边轻松地吹起了口哨。这家伙!

然而,时光回溯到两日前的那个夜晚,我却是几乎一夜未眠,忧心忡忡,因为,女儿病了!

上周日回家,她就已经病了。她只说:“我感冒了,爸爸。”我问:“是不是晚上空调太凉,没盖好?”女儿承认,我也没太放心上。不料,考前两天,一日比一日重,女儿没精打采的,不停地擤鼻涕,称鼻子快要拧掉了,疼得厉害。而且,吃不下饭了,说吃什么都没味道,味觉失灵?

我摸摸额头,轻微发烧,我从家里胡乱找的一些药(内中多为过期的)女儿吃了一点用都没有,妻诘问“孩子应该是热感冒,你却让她吃风寒感冒药!”我蒙了,赶紧跑药店,又买了些药让女儿吃。

中考前一天,女儿除了吃药,什么都吃不下了。我的心,也揪到了一起。晚上,我对女儿说:“一起为你祷告吧。”女儿顺从地跪在床上,但当我打开圣经,她疲惫地摇头,说不出话来,让她祷告,她说:“我若能祷告,就可以读经了。”

我心一片凄惶。唉!怎么办?这平日健壮得像个小牛犊,三年时光,三年的辛苦,到了最关键的中考时,却突然病了,主啊!怎么办?求你怜悯孩子!

女儿复习不成,吃了药,不到十点就睡了。这在女儿也是从来没有的。我心不安,来到小屋,脱了鞋,跪在祷告垫上,汗流浃背地为女儿祷告。因为小屋没有安空调,40℃的郑州,夜晚也是如此的难受。我感觉膝下几乎淌出一滩水了!

平日的祷告,总是那么轻描淡写,而今夜,却是如此的恳切。我知道我承担不起这后果,倘若女儿因病错过中考,也就没有高中可上,也就没有好的前途,我又不可能因孩子生病病而改变中考时间,怎么办?

这病落在女儿头上,我也是实实在在地心疼, 我常犯鼻炎,时常莫名其妙地就流淌鼻涕,到后面鼻子又红又肿,我理解女儿的痛苦,更兼她还有身上乏力,味觉失灵,没有食欲……怎么办?

主啊!太晚了,明天就要考试,我已经没有办法,唯有来到主耶稣基督面前,寻求主的怜悯和帮助。但是,我又想到自己胡乱给女儿配的药,内中有2020年就到期的,也有我吃剩下的,还有搞不清是风寒还是风热就让女儿乱吃的药……

女儿安静地睡去。但我却越想越害怕:我不会因此失去了我的独生女儿吧?这个念头钻出,就吓了自己一跳。我承担不起,但是,女儿怎么会如此安静,听不到她一丝声响。寂静的夜,楼上传出节律的噪音,令人厌烦,女儿能睡好吗?为什么女儿没一点声音?不会是……

我不敢再想下去,只有安静在主面前求:“主啊!我愿意替女儿承担她身上的病痛。唯求主保守女儿恢复健康,平安地完成她的中考,愿主怜悯我们,怜悯我们!”

第二天早上,我三点多醒来,在床上勉强到四点,又跑到小屋跪下祷告。五点半时,女儿醒了,起床复习,我想让女儿换换口味,因为前一日一天都没吃什么东西,就端了小锅到小区门口早餐店买来美味早餐,女儿尝了一口,仍是没胃口,放下。

但显然女儿睡眠充足,精神好多了。中午开始感到饿,吃些东西,晚上吃了药,沉沉睡去。

中考两日,女儿虽没痊愈,但自认考试还行,病痛没有影响到她。考试结束,也在释放的欢乐中约同学晚上一起吃饭,看电影,感谢主!

主,谢谢你!孩子常常不知道向你求,甚至不知向你求的是什么,但无论大事小事,当孩子真正用心灵和诚实来到你面前时,主你都认真地倾听,成全孩子所求所愿。

主啊!感谢你保守女儿顺利地完成她的中考,患难的日子,我们在你里面仍有平安,因为主你告诉孩子:“我留下平安给你们,我将我的平安赐给你们……”(约14:27)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河南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