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疼痛,无人想要的礼物

去年五月的某个早晨,正在拔草的母亲突然左手左脚无力,连拿起一根草的力气都没有,走路也不能自控,她和父亲匆匆回家叫我带她去医院看病,于是我立刻带着她去县医院就诊,经过一番检查,诊断为急性脑梗死,需要住院治疗。好在治疗效果非常好,住院的第三天就有了好转,直到第八天出院回家。这次生病完全出乎母亲的意料,因为她是一个平常连感冒都很少的人,她想不到自己会生病。其实在我看来,这次生病对于母亲来说并非是坏事,它反而是一件看上去包装不好的礼物。

母亲不识字,属于思想顽固型,在她看来经验比知识重要,所以她认为正确的事情,别人说什么都不会听。哪怕嘴上答应,行为也是坚决不改。比如母亲做菜喜欢多油、多盐、份量多。告诉她多油多盐、剩饭剩菜吃多了,对身体不好,说了多少年都不带改一点点。多盐到什么程度,一箱盐吃不到两年就没了,炒饭的每个饭粒上看得见油,炒饭吃完,碗底都是油,做菜贪多,恨不得做一次连吃三天。有时我做饭,她总是骂我小气,说每次只做一口,可怜巴巴。

对多油多盐,总吃剩菜剩饭的事,我一直说,她一直不改,她一直不改,我一直说。有时母亲急了,就对我说:“觉得咸就不要吃,要么就自己弄。”不管我如何说多油多盐有害健康,她还是坚持,因为她有她的经验。

当我说菜太咸了,她总是会说:“咸怕什么?你二舅最能吃咸,他一顿饭能连吃两个腌到板了的咸鸭蛋,不也好好的吗?”直到三、四年前,二舅突发脑溢血,抢救及时捡回一条命,她不再以二舅为例反驳我了。换成我以二舅为例说,不能吃太咸,不能油太多,对健康不好。尽管如此,她也不听,说多了就瞪我一眼,仍然多盐多油。

有了这次生病的经历,母亲改变了。由于母亲恢复的很好,又能做饭了,不一样的是,她多盐多油的习惯开始改变了。现在换成母亲自己在吃饭的时候说:“今天这个菜只放了一点生抽,没有放盐。”“现在油放少了,照以前,这碗底下肯定全是油。”偶尔咸了,我们说的时候,她也虚心接受的说:“那下次再少点”,总之,她再也不敢像以前那样任性。

以前当我跟她说要定期体检时,她看着我如同我叫她去做坏事一样,严厉拒绝,嫌弃我矫情。她总是说:“我能吃、能喝、能做事,哪来病的?我不去。”现在我跟她说要改掉不好的生活习惯并要定期体检,她也不拒绝了。对于母亲这样思想顽固型,认知需要被痛苦的经验打破,否则她不会改变。我对母亲说,这次急性脑梗不是好事,但也算是好事,让你晓得害怕,改掉不好的生活习惯,明白养生的重要,你以后肯定长命百岁。

除了母亲的改变,父亲也有了改变。对于爷爷奶奶,父亲是好儿子,父母说什么都行;对于我们,父亲也是好父亲,为子女尽心竭力;对于母亲,我从不认为他是好丈夫。从我有记忆以来,母亲和父亲就常常为婆媳关系、家族里的人际关系争吵,最多的争吵在逢年过节。我觉得许多四、五十年代女性非常不容易,刚嫁人时,传统的公婆权威尚在,等做了婆婆,媳妇时代又来了。母亲的婆媳关系是一方想压制征服,一方要独立尊重,所以战火不断。她们的丈夫呢?如果向着自己的妻子,公婆通常不会对儿媳妇有过分的行为;如果丈夫不尊重自己的妻子,公婆通常会欺负媳妇,甚至是恶待儿媳妇。

父亲是那种自己的父母什么都对,而妻子不可以说一句公婆不好的人,包括为自己争取公道,说了就要吵架,甚至被打。为此,母亲受了不少罪,我不止一百次希望母亲和父亲离婚。母亲说年轻时不离,因为舍不得你们姐弟三人受罪;现在不离,因为年纪大了,离了对你们还是不好。母亲为了竭力维护家庭完整,忍受了一切的委屈。前年底,她还为了信仰把在叔叔家因不能自理、生了褥疮、浑身味道的婆婆接到家里,伺候的干干净净,给奶奶在世最后的体面,直到离世。可能父亲也没想到母亲会那么尽心竭力伺候奶奶,所以奶奶离世后,他们就极少争吵了。现在想来像我父母辈婚姻模式的人们,也只是传统糟粕文化的受害者,可怜人。

这次母亲突发急性脑梗住院,我对他们的婚姻才有点改观。平时都是母亲伺候父亲,一切都习以为常。这次住院期间,他为母亲穿鞋,耐心搀扶母亲,夜里在医院陪护,第一天担心到一夜没睡,不报销的特效药非常舍得花,把母亲照顾得很满意。母亲对我说:“你爸爸这次不错,连我每顿吃的药都是你爸爸弄好的。”言语间,母亲对父亲的表现很满意,甚至觉得幸福满足。她说:“人家看你爸爸和你们都陪着,说我有福气,这也是我修的。”

按照平时父亲对母亲的态度,我想不到他会如此在乎母亲。母亲住院期间,尽管我和大姐也在尽力照顾母亲,弟弟和弟媳妇也非常关心,但让她觉得幸福满足的主要还是父亲对她好吧!毕竟以前父亲对母亲都没表达过在乎和关心,现在父亲回来发现母亲不在家,都会打电话询问在哪里。少年夫妻老来伴,祈祷父母健康长寿,搀扶陪伴到百岁。

母亲生病对我姐和弟弟影响不大。对我的影响很大,因为我是到如今还让父母最头疼操心的一个,我平常就知道自己不是孝顺的子女,这次还加了心痛和恐惧。具体就不说,怕说不清,也怕太浅薄虚假。

生活的事都有其两面,一些看似不好的事情,也许背后隐藏着好事,需要时间和耐心去发现。这也是中国传统文化里讲的:“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依。”况且生活中不如意的事十之八九,也许他的美意本是如此,让人收到包装丑陋的礼物。尽管希望母亲从未生过急性脑梗,可现在是不可能的了。听说脑梗这毛病还有可能复发,并且会更严重。对此,我们除了祈祷,能做的就是从中学习深刻教训,纠正错误的生活习惯,维护身体健康并更加珍惜家人平安、父母健在的幸福生活。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江苏一名牧师。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