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回应祂的呼召

今晚,参加了朱弟兄带领的小组聚会。七点,姊妹弟兄们陆续来了。都是老年的姊妹弟兄,但我们一见如故。特别是有位老弟兄,说他知道我以前在教会领读圣经,且说我朋友圈所发的全是主内文章(汗!今天已不是了,多为工作所迫)。

因为主,我们没有一丝一毫的陌生感。因为主耶稣基督,我们都是亲人,是比血缘更亲的灵胞,是主真葡萄树上的枝子。

没有人分享,朱弟兄就带着我们一起来赞美。然后建议大家每人选一首圣诗,就这样不知不觉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我们又一起跪在主前祷告。散会。

聚会是轻松而愉快的。虽没有人分享,但我们一心向着主,而在祷告时,我也暗暗地向主恳求,求主指明,这是否是主要我来服侍的一个机会。

主啊!孩子的心,是愿意为主而摆上的,倘若这是主您的美意,那么,求主让孩子明白,并为孩子开出路,让孩子在此小小团契中,借着服侍弟兄姊妹而做在主身上,只为敬拜、亲近主而来。主,你要我们彼此相爱,孩子也需要在这里享受主的同在和带领。

无论做什么,都要从心里做,像是给主做的,不是给人做的。(西3:23)

昨夜大风,且夜半时分,听到了雷鸣电闪,我都惊惧会不会把房子震塌了。开着空调,妻早已睡着了。我,却失眠了。睡前,我做了个简短的祷告,临结束,才再次想起朱弟兄问我做的事奉(在此聚会点教唱赞美诗),我在主面前陈明心意:不是去服侍,乃是我里面也深深有这个渴慕,需要被服侍,需要团契,需要在彼此相爱中爱上帝、也享受阿爸天父的爱……

天近亮,我梦到了在小叔家,他拿出了自己收藏的宝贝,有古董、陶瓷,说好值钱的。还要送我一个,我只是问:“这个值多少钱?”却并没有要。

后来,我仿佛加入了诗班,而他们在排练,唱的是一首新歌,但我一跟也就会了。就那么一首一首地唱……

在歌声中,我醒了!好甜蜜的一个梦。甚至现在我还多少记得那一首歌的旋律,很优美,但奇怪的是,我没听过。

而这梦,我现在跪在主面前,深深地向主感恩:是主回复了我的请求,那就是朱弟兄的呼召。我想了很久,这是我想要去做的,但我不敢走在主的前面,只等主的恩准了。今晚,我再次去参加朱弟兄家的聚会,中午和妻子说晚上不吃饭了,去教会,妻子只问了一句: “几点回家?”。

感谢主!妻子的默许,让我好开心。下班,我骑着自行车,慢慢悠悠地沿东风渠往回走,有时停下来,走一会,有时坐长椅上休息片刻,因为不回家吃饭,时间充足有余。

今晚来了位姊妹,教弟兄姊妹唱《迦南诗选》,她唱得非常好,又标准,音质又优美,之后她开始分享讲道,讲的是启示录第三章,主对七间教会的最后一间教会的信,“不冷也不热”的老底嘉教会,并指出现今的基督徒的状况正是如此。

我听得刺心。其实,患得患失之中,我不正是如此么?但聚会时学唱的两道《迦南诗选》让我想起了昨夜的梦,梦中与诗班一起唱的我从未听过的旋律优美的歌。

而这次聚会及梦的应验更让我坚信主的带领。我也决定以后只要不上夜班,周三晚上就来参加这个小小聚会,愿主带领。

这次聚会也有些不足之处,是姊妹们手机铃随意响;更多的是一边听道,一边拉家常,讲闲话,太随意。但朱弟兄讲了他自己蒙恩的见证,非常好,让人信心大增,感恩!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河南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