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当我们陷入抑郁沮丧时,该如何面对?

三年了,面对巨大的生活压力,面对形势严峻的新冠疫情,有人不禁发出感叹“是社会病了,还是我病了?”新冠疫情给人们带来的影响久久挥之不去!

世界卫生组织(WHO)数据显示,目前全球感染新冠肺炎的人数超6.3亿人,累计死亡人数超过658万,同时越来越多的人出现了新冠后遗症。有人未曾感染,却整天提心吊胆惧怕自己感染新冠,给身体造成不好的影响;感染新冠者,又会担心自己能不能好,会不会出现后遗症。可见新冠对人们的影响,不止是身体上的,更是挥之不去心灵里面的阴影。

日前,中科院院士陆林在科普节目《科创中国·院士开讲》中给出了这么一组数据:自新冠疫情发生以来,全球新增超过7000万名抑郁症患者,9000万名焦虑症患者,数亿人出现失眠障碍问题。

早在今年3月份,世卫组织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20年,全球焦虑和抑郁的发病率大幅度增加了25%。陆林院士表示,新冠三年期间,因疫情隔离在家的人士,有接近1/3的人,出现不同程度的抑郁、焦虑、失眠及急性应激反应;有超过10%的人,在疫情发生之后都未能完全恢复正常。而这种心理层面的影响将持续至少20年。也就是说,如果不感染,只是让人隔离,同样有很大的可能致郁!

提起大卫,在当时的世代可能是很多以色列人心中的民族大英雄,就连我们今天的基督徒每当提起大卫时,总能想起大卫的英勇无畏,忠心信靠、谦卑悔改等等,却很少人能注意到大卫其实和我们一样,也有软弱、沮丧、灰心的时候,甚至可以说和今天的我们一样,面对过孤单、无助、愁苦、抑郁!

诗篇13篇虽然只有短短的6节,却道出了大卫内在的心声,大卫是如何从愁苦、抑郁、沮丧当中走出来,上帝今天依然透过祂的话向我们说话。 

一、内心的愁苦(1-2)

本篇诗篇的作者是大卫,写作时间并不确定,有人认为是大卫被扫罗追赶的时候所写的哀歌,也有人认为是大卫被押沙龙追杀的时候所写的哀歌,还有人认为是大卫遭受洗鲁雅的两个儿子约押和亚比筛的迫害时所写。虽然具体背景不详,但并不影响我们理解上帝的话语。

五句话,四次问到“要到几时呢?”足以可见大卫处在极度的伤痛抑郁之中,而相伴的句子则分析其痛苦,论到他与神、与自己和仇敌的关系。神的“忘记”、“掩面”无疑是指实质上祂未伸援助之手。诗人感受到自己被神忽略忘记了。其次,大卫自己心里也毫无安宁,满是心烦意乱的苦恼,内心充满挣扎和愁苦。另外大卫还要面对他仇敌的高升,这几方面不仅令大卫个人受到羞辱,也对他的王权构成威胁(4节上),此时他对上帝公义的信心正面临考验。

浸信会牧师安德鲁·富勒(Andrew Fuller)在谈到这首诗篇时曾这样说:“最有可能让我们跌倒的,不是处在最尖锐的试炼之下,而是处在最长时间的试炼之中。”而约翰·加尔文(John Calvin)在谈到这处经文时说:“当我们被灾难重压很长一段时间,当我们看不到有任何上帝施予帮助的迹象,有一种想法就会不可避免地强加在我们身上,那就是上帝已经将我们忘记了。”自大卫十几岁被撒母耳膏抹至三十七岁正式登基,中间二十多年的时间里,有十多年他都在逃避扫罗王的追杀。一个人餐风露宿忍受长达十几年的逃亡生涯,这不仅是对身体的摧残,更是对一个人精神的伤害。

你对诗人内心深处所发的呐喊深有同感吗?有时我们的处境不是与诗人的处境很相似吗?面对新冠疫情、面对生活往事,面对黑暗的邪恶世代、面对艰难的事工处境,你会埋怨和质问上帝吗?

有一天晚上,一个人做了个梦,梦见和上帝在一起走在沙滩上,沙滩上都有两行脚印,一行是他的,另一行是上帝的。当他走在一段非常难走的路上时,他看着周围的环境就害怕起来,使他更加伤心的是,在这个时候沙滩上只留下了一行脚印。他很困惑地问:“神啊,你曾应许凡属你的,你一个也不丢下,为何丢下我不管不顾呢?为什么在我最困难的日子,只有我一个人的脚印在海滩上呢?”

主就回答说:“我惦记你,保护你,而且我永远不会离开你。在你最艰难最痛苦的时候,你只看到一行脚印,因为,那是我背着你在走……”

你相信你所信靠的上帝是无所不知、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上帝吗?其实不是上帝离我们很远,而是我们离开了上帝!

二、向神的恳求(3-4)

在三至四节中,诗人已不再痛苦哀嚎,而是谦卑祈求。此时此刻,诗人可以选择继续抱怨神,或者进一步依靠自己的筹算计划,或者选择放弃自我沉沦,但诗人却再次选择转向神,这不仅是本诗篇的转折点,也是大卫生命的转折点。我们面对痛苦的处境和信心的软弱,我们无需伪装自己,因为上帝知道我们是软弱的,但是神的话提醒我们纵然在软弱痛苦当中,诗人并没有忘记祷告,他求神使他心里明亮继续信靠神,因为神是守约施慈爱的神,因为我们所信的是伟大的上帝。在漫长的疫情期间,求神加添我们信心,不至于失去盼望,相信祂仍然在掌管!

三、靠神的喜乐(5-6)

诗人不知道他的祈祷是否有任何益处。然而,他继续祷告。现在,盼望开始在他的心中涌起。从1-2节的抱怨,3-4节的祈求,反转为信靠赞美,这种反转不禁让人诧异,诗人为何转变如此之大呢?诗人知道不论压力多么大,决定权仍在他手中,不在于仇敌;而神的约依然常存。因此诗人全心投靠神所应许的慈爱,他的注意力不是集中于自己信心的品质好坏,而是集中于信心的对象和结果。

有圣经学者认为第五节是过去式,这也就告诉我们当大卫在回想过去自己是怎么一次次信靠神的慈爱,而神又是如何一次次地证明祂的信实。这里的“快乐”表明大卫的喜乐是有根基有原因的,不是平白无故的傻乐、逃避现实、阿Q精神,他是因着神高于一切,超越一切的救恩而喜乐,他的眼光和心重新转向神。

第六节,大卫不仅仅停滞于自我救赎的满足,他甚至开始进一步行动,向耶和华歌唱。在苦难的压迫下和身心俱疲的状态中赞美耶和华,你们觉得这个回应现实吗?或许对于别人看来,他的表现很奇怪。但是对于大卫来说,他之所以可以做到,是因为他曾经历过神,他并没有忘记神在他身上的作为。“用厚恩待我”意思也就是上帝的赐予可以超过人的所求。

诗人在他自己的痛苦中宣告,他决心继续坚定倚靠上帝的恩典。大卫所经历的一点一滴,每一次跌倒、挣扎、受伤、痊愈,每一个画面,都历历在目。那十几年,四面楚歌,无人可依的时候,神都在他身边陪他走过,使不可能变为可能。

诗人当他抱怨神的时候,他敏锐地捕捉到了自己内心的动摇,并能以最快的速度回转到神的面前。今天我们眼目所关注的焦点是什么呢?你是否正为身体的病痛而呻吟,为挥之不去的疫情而烦恼,为儿女的叛逆而焦急,为变了质的爱情而愁苦,为前方的道路而发愁,为事业到了瓶颈而郁郁不欢……你有祷告吗?此时我们是否依然愿意选择依靠神?甚至我们是否在看似最不合时宜的时候,放声歌唱赞美神的美善呢?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新疆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