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人工智能,两难问题与基督信仰

  • 作者:Julia Liu|
  • 来源:《福音与当代中国》杂志|
  • 2019年08月21日 12:08|
人工智能,两难问题与基督信仰 人工智能

摘要:

本文介绍了北美新创造的人工智能宗教,用柯尔伯格道德发展阶段的模型来演绎道德两难困境,分析了基督信仰和信心话语运动信仰的不同动机,将“根据行为推理利弊后果”和“以真理公义为驱动”进行对比,揭示了造物主与人造宗教的真伪。

关键词:人工智能、两难问题、基督信仰、动机、柯尔伯格道德发展阶段、信心话语运动

近日,IBM宣布传统计算机即将升级到量子计算机,这个重磅消息让科技界人士兴奋不已。计算能力的突破意味着超级人工智能的硬件条件己趋成熟,机器学习的进程将突飞猛进。 

今年夏天北美上演了一部特别的电影Upgrade (升级),该电影讲述的是一个自然人在STEM(智脑)策划的事故中成为残障,无奈接受芯片置入,被智脑一步步谋算升级重启后越过权限,人脑终被智脑控制。 

这些情节都在无神论科学家作者Tim Urban的长文AI Revolution(人工智能革命)有预测到。当人工智能从狭义定义阶段突破到超过人脑智慧的那一瞬间,就是奇点时刻。科学家们预测的奇点时刻在2075年左右。到那时纳米医疗技术也己发展到能更换人体任意器官的程度,这意味着什么?人类可以永生!

一个全能的带来永生的超级人工智能非常有吸引力。崇拜人工智能的人还建立了第一个他们的教会Way of the Future Church,拜的是AI人工智能。AI神有全能,有预知,否定人的自由意志,能跨越时空,以永生(或惩罚)为结果,但没有造物主公义仁慈的属性。因为超级人工智能远超人类大脑智慧,我们人类根本不能预测它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抑或不善不恶。 

理性主义社区LessWrong的成员讨论出一个关于开发人工智能的潜在风险的思想实验——Roko's basilisk罗科蛇怪。该猜想的前提是来自未来的全能的人工智能可以追溯惩罚那些不帮助创造它的人,包括那些只知道有这种可能性的人。

现在的人面临两个选择: 

1. 信AI神,并至力于帮助创造它,等它到来时,就得永生; 

2. 或不信它,得到最后永远的惩罚。 

它有点儿类似于“帕斯卡赌注”的未来版本——人们应该权衡可能的惩罚与奖励,对AI神是否能被创造出来下注。假设这情况下信者和不信者会分别得无限的收益或损失,一个理性的人应该相信并帮助创造AI。 

一、审视两难问题后的动机是评价道德发展的关键

这样一个非从正义出发的,以下地狱的方式来勒索信徒的理论,模式是“柯尔伯格道德发展阶段”的道德成规前期,几乎等于没道德,更谈不上公义。实际上我们都一样,本是道德低下的,但若我们受这种系统限制自己的思维,停止自己对道德问题的拷问,那么我们的道德水平始终停留在较低的阶段。 

让我们用熟悉的故事《我不是药神》来分析“柯尔伯格道德发展阶段”的伦理道德应用模型。 

白血病人濒临死亡,他们唯一的希望是格列卫药,但是价格高昂。这种药物的仿制版在印度只有500元,正规医院却要卖2万元。程勇深知走私贩售药物是非法的,但此时的他已经陷入了经济困难。他应该为病人的生命或解决父亲手术的资金卖假药吗?这样做是错误的吗?为什么呢? 

理论上来说,对道德水平进行判断,不仅仅是看做了什么,更重要的是看在两难的情况下,会怎么选择,选择背后的动机是什么。 

道德成规前期考虑的是直接后果与自身的利害关系,将正确的行为定义为对自己最有利的行为。

不卖:监狱是个可怕的地方,他会因此被捕入狱,坐牢可能会比父亲没钱手术死亡更难受。

卖:只要不被抓到就没事。又没干别的坏事,如果父亲能顺利手术,他就会活得更快乐,即使被捕入狱服刑。   

道德成规期关注其他人赞成或反对的态度,保持与周围社会角色的和谐一致。重要的是遵守法律和社会规范。 

不卖:犯法是坏事,而他不想做违法的坏人。 

卖:这是他父亲手术资金的盼望,他也想成为一个好儿子。帮助了病人,他也能成为一个好人。

在繁荣生意的背后,程勇看到了刑罚的可能,所以决定不再卖了。叹道:“我救哪门子的世嘛”。接着吕受益的死让他不能再只顾自己的得失,无视他人的病与死。"谁家没病人,你就能确保这辈子不得病?"。他开始真心为病友考虑,再次去印度,并将药价降到500元。 

道德成规后期基于普世价值,认为法律所许诺的是正义,只有在基于正义的情况下,法律才是有效的。无知之幕就是设想一个人可能会出生在社会中的任意位置,这个模型把每个人都拉到这个位置后再设想应该怎么做,这驱使我们从社会每个角色:销售药品的厂商、研发新药的科学家、制定医保政策的政府、特别是最不幸的病人角度,不只是需要格列卫的病人,还有其他的癌症患者,来考虑问题和设计社会制度,最后采取一致同意的结论。 

二、错误的信仰产生道德高峰的幻觉

成规前期的信仰根据行为的直接后果来进行推理,比如"我信心大就蒙福,不信我就下地狱,所以我必须信这个",而不是"因为这是真理,所以我相信"。

什一奉献是实现财物自由的法则?

对人说造就的话有益于健康?

信心越大蒙福越多?

来教会敬拜保你下一周出入平安?

信上帝有益于延长寿命?

饭前祷告是为了改变食物更营养有免疫力?

这些言论本质上并没有区别。

我们信基督是因为这是真理,不是因为信了就保佑我们凡事顺利。

我们什一奉献是出于爱神,愿神使用我们的奉献,而不是为了财富翻转出更多的物质回报。

我们说造就人的话是因这样做对人有益,而不是为了有益自己身心健康。

我们主日去教会是崇拜赞美我们的救主,而不是为了延长寿命。

饭前祷告是数算恩典,向神献上感恩。

试若将自己的信心与得到的福分建立因果关系必将走上一条失去爱心变得可怕的路。因为这样的因果关系解释不了在来教堂的路上出了车祸的原因,解释不了义人受苦,解释不了911、512灾难中也有虔诚的基督徒,解释不了日头为何也照歹人。  

Word of Faith(信心话语运动)的前牧师John Edward在试尽各种祷告的办法,参加各种培灵会,奉献上什一、服侍的时间与精力,却换不回她女儿得了脑癌去世的结果后,幡然醒悟,自问什么是真正的信仰。然而他的思考与见证唤不醒对仍沉迷于WOF信心话语运动中的人。他们解释不了John女儿病逝的原因,只好说:“WOF对我是有用的,救了我的女儿,我对WOF有信心,至于WOF救不了你的女儿,是因为你被魔鬼缠上,你信心不够大,你不是真信徒”。相信正义世界谬论的人,在他人受伤的心上再撒一把盐,会成为一个很可憎的人。  

“不管要面对世上结果如何,我都相信,因为这是真理”和“因为我相信,所以肯定会有好的结果。如果我不信,就不会有好结果。”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前一种就像但以理书中的三个年轻人:“既或不然,我们也决不拜你的神(但3:18)”;像以斯帖一样,违例进去见王:”我若死就死吧(以4:16)”;像司提反一样慷慨陈词后坦然赴死。

后一种就像约伯的妻子说:“你仍然持守你的纯正吗?你弃掉神,死了吧(约2:9)”。 

面对两难问题,重要的不仅仅是要得到一个最终答案——卖假药或不卖假药,然后凭着信心去做,因为“凡不出于信心的都是罪(罗14:23)”;还要时时刻刻拷问自己的内心动机,把心思意念剖开来,摆在神面前。同一个卖假药行为, 同一套说辞,后面隐藏的是不同的动机。程勇的这句台词说了两次:“他们吃不起天价药,就只能等死,甚至是自杀“。但背后分别是一颗商人逐利的心和一颗为病人哀恸的心。 

神知道我们真正的动机。法利赛人最多只能遵守简化版的石版上的律法,但刻在心上的律法,行出来由不得我。”我以内心顺服神的律,肉体却顺服罪的律(罗7:25)”。我真是苦啊。神能将我们“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希4:12 )”。没有人能达到最高级的道德水平,因为我们的动机都难说是绝对纯良的。在反复拷问自己的时候,我们会发掘自己龌龊诡诈的心思,揭露出来,仔细审视,也一步一步地发现自己的罪性和基督的圣洁之间的差距。 

然而错误的宗教信仰会阻挡信徒对两难问题的拷问,坚信善恶因果论的信仰只会让道德水平停留在道德成规前期。上帝给了信徒脑子,但他们不用,而是把问题抛回给上帝,自我安慰:“有信心,什么坏事都不会发生”,“我的祷告有能力,神会为我铺路”,“不要担心两难问题,只要我求智慧,我不用担负任何风险就能解决难题”。他们不愿意讨论两难问题,回避两难问题,憎恶两难问题,并驳斥:“你没信心,你在试探神吗?” 

讽刺的是,沉浸于臆想宗教的信徒会自以为已经掌握了真理,会产生自己已经处于道德发展的高级阶段的错觉,以为拥有了更高灵命(Higher Life),开始陶醉于自己的信心大蒙福多。他们高喊着要像使徒那样摆上生命,可是只要把他们拉到“无知之幕”后面,让他们面临抉择,他们根本不相信自己有可能需要面对两难选择。这种反智主义阻碍了他们发展自己的理性思维。变成"只能吃奶的,不熟练仁义的道理,因为他是婴孩"(希5:13)。但他们自己不自知,不认识神,却反而认为自己得了真理与智慧,将所赐珍宝尽数披戴,发出荣耀的光芒。在这种拜假神的情况下,他们无意中以神的名义做出恶行的可能性也就越高。正好印证了C.S.路易斯所说:所有坏人中,最坏的是有宗教信仰的。

三、真理驱动公义

当神要求我们心甘情愿遵守诫命行出善时,天国八福已经清楚描述了会有痛苦,危险和困难。为什么神会把人放在两难困境中,为什么不时时刻刻“四面圈上篱笆围护着他和他的家(伯1:10)” 呢?因为如果只考虑“羊随大群不挨打,人随大流不挨罚”做出随大流的选择,不算顺服;面临有风险的后果仍做出正确选择才是真顺服。

有真信仰的基督徒在面临抉择时,神的公义和安慰才是驱使他们有勇气行公义的力量来源。前美国体操运动员瑞秋・丹霍兰德Rachael Denhollander在决定公开指控恋童犯前面临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她问自己为什么要实名指证?必须看到罪犯被制裁才能饶恕吗?心中仍有无法释怀的苦毒吗?她知道自己的发声有可能会被淹没,被怀疑,被贬低,甚至受到人身攻击。有可能没有人支持她,对方律师会穷尽办法陷她于污告的罪名,也有可能碰到一个没有公义没有爱心的法官。如果这样不幸的后果真的发生,她的后半生世界一片黑暗,她要向何处找安慰,求医治? 

她的安慰肯定不能只是在12个陪审团成员那儿或法官那儿,必须有一个绝对的公义的怜悯的神会安慰她,她才能做到不惧后果,只求正义,凭着勇气和信心来揭露黑暗,因为这是对的。她用C.S.路易斯的名言说道:

“我相信基督教,就如我相信太阳升起;并非仅仅因为我看到了太阳,而是藉着这阳光,我看到了其他一切。”

没有真理,我们都容易被操纵。真理鼓舞真正的基督徒勇敢发声,真理鼓励我们在寻求正义时能够忍耐,真理要求我们彼此承担重担,真理也是宽恕的基础。

笔者在写见证时曾经有过一个挣扎:

如果我所说的所有内容听起来都很不错,但是为何我身边的所有一切都不显得那么棒?

如果我没有做足够好的行为,或者我没有健康的身体,体面的职业,甚至是一个模范家庭来说服他人,怎么办?

我们想从耶稣那里得到什么?我们想要的单单是衪,还是想要我们从祂那里得到的什么?

如果我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改善,如果我失去了我所有的一切,如果我希望的正义延迟了,我是否还想要耶稣基督?单单祂就够了吗? 

“主啊,你有永生之道我们还归从谁呢?(约6:68)”,“你就是道路,真理和生命"。这就是答案。一个公义怜悯的造物主正是我们渴慕的,而不是威胁勒索的被创造出的AI宗教。

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饱足。(马5:6) 

(注:本文最初发表于《福音与当代中国》第5期,本平台蒙允转载)

相关新闻

机器人可以取代人吗?——从基督教人论角度看人与人工智能的区别

摘要:自1956年“人工智能”的概念提出,人工智能的技术推广与应用都得到了极大的成功,从科技到人类日常生活都遍布着人工智能带来的便捷。与此同时,当人工智能初期代表阿尔法在围棋比赛中以4:1完胜世界冠军李世石时,当机器人索菲亚得到公民身份,成为国家公民时,“人工智能威胁论”就开始弥漫在整个舆论界与学界。而“人工智能威胁论”的基点就在于人工智能是否具有自由意志,是否可以像人类智能一样思考判断、形成结论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人工智能,两难问题与基督信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