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生活感悟  >  正文

为阻止弟兄的妻子见微友,我彻夜难眠

11月10日的上午11点左右,接到了新宾老家一位弟兄的电话,告诉我家乡土地要确权了。关于这些话题,我早已通过家乡的平台得知了这些情况,接下来,又闲聊了一些家乡近几年的变化,因为我临时有事,便结束了闲聊的话题。

吃过午饭,大约不到两点的时候,他又打来了电话。他说没有什么事情,就是长时间没有联系,还想和我唠一唠。从儿时用支起的箩筐逮麻雀,再聊到儿时,在秋后的稻田里捉蚂蚱……那些被时光淡化,早以在我记忆中朦胧的过去,他都很清晰地说出了细节,随后,一直聊到了各自成家,说道家庭,提到他妻子的时候,他有些语无伦次,遮遮掩掩地好像有话要说,但还是没有讲出口。这一次是他先挂断了电话。

晚上9点多钟,他又第三次给我打来了电话。他声称没有什么事情,但我知道,他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需要我来帮助,又难以启齿。在我的追问下,他终于说出了实情。

原来他的妻子今天早上离开了家,说先到抚顺,会住在我大姐那,明天要去沈阳买东西。说到妻子去沈阳的目的,他开始遮遮掩掩,吞吞吐吐,在我的追问下,最终他鼓足了勇气告诉我,自己的妻子上沈阳买东西那只是一个借口,她真正的目的是要去见她微信朋友圈里的一个男人。

我终于明白了他一次次打来电话的目的,因为他的妻子今晚住在我的大姐家,所以他想通过我们来阻止妻子见网友的事情。一时间又难以启齿,在他认为男人的脸面都丢尽了,所以遮遮掩掩。

我不大相信这些事情,都已经快六十岁的人了,不会像年青人那样,做出如此冲动,而且又很荒唐的事情。一个不自信的男人在妻子的社交上往往都会过于敏感,这敏感的神经会让男人产生错觉,误判了一些事情,所以我劝说他不要胡思乱想。

他带着哭腔说道:“兄弟啊!我怎么能抓脏东西往自己头上放呢?我不是观察她一两天了,我背着她看过她与那个男人的聊天,定的是后天在沈阳见面。”

“那你为何不阻止她?和她好好谈谈。”

“我怕她急眼,和我离婚。”

咳!真是一个可怜的男人。我满口答应了他的请求,承诺一定会帮助他的,让他放宽心好好睡觉吧,但我相信他这夜定会难眠。

我给自己的大姐打去了电话,确认了那位弟兄的妻子,确实来到了我的姐姐家。因为是个姊妹,不便交通这些男女隐私的情感问题,所以我让大姐来劝一劝她,总归她们都是女人,又都是好姐妹。

我担心自己的大姐说不到点子上,所以在电话里我把想好的话,一遍一遍地告诉她。

“你要这样说……让她知道要珍惜这么多年的夫妻感情。你要这么讲……让她清楚网络中充满了虚伪,网络中对你花言巧语的男人,同样也会对其他女人如此。你要这么告诉她……让她恢复理智,这样的游戏是危险的,不会有好的结果。你要……”

我的话还没有讲完,大姐有些不耐烦了。

“行了!行了!这种不光彩的事情,你说我问她,她会承认吗?亏你还是一个多年的基督徒呢!我们应当先祷告,看神给予我们什么样的话题,能够改变她的决定。”说完大姐挂断了我的电话。

那一夜我失眠了,担心大姐能不能处理好这件事情。第二天的一大早我便给大姐打去了电话,询问事情的结果。

大姐告诉我自己刚刚送走那位姊妹,她已经做早车回家了。

原来,大姐与其他的姊妹一同为这位家乡来的那位姊妹进行了迫切地祷告。那天晚上,大姐没有提及她的一点私事,而是与她讲起信仰的事,让人无法理解的事发生了,那位姊妹以前对接受信仰还很犹豫,那天晚上,她居然主动删掉了与那个男人的一切的联系方式,并且主动认了罪,在大姐的带领下居然决志信了基督。大姐及时把事情的结果告诉了宋弟兄,夫妻二人互相谅解早已和好如初了。

所有的人那夜都睡了一个安稳的好觉,而不知情的我却彻夜难眠。

我怪罪大姐:“为什么不把结果及时告诉我呢?害得我一夜都没睡好觉。”大姐笑着回答:“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在服侍上不会交托,不会依靠,睡不着觉你活该。”

是啊!我们很多时候,在忧虑中睡不好觉,都是因为我们没有学会依靠神。

(本文作者为辽宁一基督徒。)

相关新闻

娱乐场所让我险些失去了新生命

​有一位小弟兄为了多挣点钱,想要辞去现在的工作,到一家娱乐场所工作,他征求我的建议,让我想起了自己的一次经历。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