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每日灵修  >  正文

死的毒钩

  • 洪光良|
  • 来源:271|
  • 2009年08月10日 03:15|

死啊,你得胜的权势在哪里?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死的毒钩就是罪,罪的权势就是律法。感谢神,使我们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胜。(林前15:55~56)

一个活了一百多岁的人瑞死了,成了世界性的新闻,因为全世界的百龄人瑞,毕竟仍属人类中的少数;一个不足月的婴孩死了,虽然几乎无日无之,却极少有人发表议论,因为那是见惯不怪的事情。其实,人瑞也好,婴儿也罢,从“死”的意义上说,大家都是一样。所不同的只不过是生命的“长”或“短”而已。长短只是生命的附属状态而不是生命的根本意义。如果一旦成为过去,“长”与“短”又有什么分别呢。

《庄子骈拇》篇有一则故事说:“臧与谷,二人相与牧养而俱亡其羊。问臧奚事,则挟荚读书;问谷奚事,则博塞以游。二人者,事业不同,其于亡羊均也。”接着又说:“伯夷死名于首阳之下,盗跖死利于东陵之上。二人者,所死不同,其于残生伤性均也,奚必伯夷之是而盗跖之非乎!”在一般人心目中,读书做学问是好事,赌博嬉戏是坏事。伯夷是好人,盗跖是坏蛋。在庄周先生眼中,既然“其于亡羊均也”与“其于残生伤性均也”是无可改变的事实,那么,好事与坏事,好人与坏蛋,又有什么不同呢?如果“亡羊”与“残生伤性”是必然的事,那么,世人无论如何努力,便都不足改变其无可奈何的命运了。原来,死亡才是值得关怀的终极问题。我们要么就俯伏在“死”的权势下做“死”的顺民,要么就起来对“死”宣战,或胜或败,总须对生命做出认真积极的交代。基督徒对生命的态度乃属于后者。

使徒保罗在《哥林多前书》第15章第53至54节中如此宣示:“这必朽坏的总要变成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总要变成不死的。”这必朽坏的既变成不朽坏的,这必死的即变成不死的,那时经上所记:“死被得胜吞灭”的话就应验了。保罗以得胜者的姿态继续对“死”加以否定说:“死啊,你得胜的权势在哪里?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死的毒钩就是罪,罪的权势就是律法。感谢神,使我们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胜。”这是非常重要的宣示,原来“死”并非不可改变的结局,是可以打败的。“死”一旦不再成为人的终极意义,人于是才有价值,当人活着时选善弃恶才有意思。如果我们都如庄周先生一样只看到“死”的必然和“生”的偶然,我们的无奈与悲苦便是永恒的。然而,我们却因信主耶稣而成了义人,义人也就是有资格嘲笑“死”的人。因为义人必因信得生。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死的毒钩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