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见证故事  >  正文

亲历:数次被新天地人“偶遇” 我沉闷痛苦了大半年

2012年,我几度接触过新天地的成员。当时我已信仰有段时间,也参与到教会的服侍中。后来回想那段被新天地人“热心传教”的经历,我心里只有感谢上帝的保守和怜悯,若不是有些信仰基础,或许我也不知不觉中沦为了他们的“囊中之物”。即便是最终未如他们所愿,那段被他们各类信息缠绕的日子,也着实让我痛苦难过了大半年。

教堂里初识 老阿姨一再称赞我们熟识圣经

当时,我和一位姐妹一起去当地最大的教堂参加周日晚的聚会。听道的过程中,我和姐妹努力地跟着牧师的讲道查阅圣经。期间,坐在后排的老阿姨时不时拍我们肩膀,让我们帮助她。她说自己速度慢,不如年轻人对圣经熟悉,跟不上牧师的节奏。说实话,如果只是帮助身边的人翻阅圣经,这是我很愿意做的事情。但我总是觉得这个阿姨过于热心和我们攀谈,心里不是很舒服。

当时和我一起的那个姐妹比我更有热心和爱心,她很乐意和老阿姨交流。那个阿姨不停地夸我们两个人多么渴慕神的话语,多么熟悉圣经,这么年轻就寻求主多么宝贵之类。聚会结束后,老阿姨执意要留下我们的联系方式,说方便有不懂的问我们,或者以后来教堂再继续得到我们的帮助等。我没有留联系方式,但是那个姐妹留了,之后老阿姨一路跟着我们出教堂,送我们上公交车。

我在车上跟姐妹说,还是谨慎点好,总是觉得这个阿姨感觉怪怪的。但姐妹觉得没什么,再说阿姨也一把年纪了,看起来也很和善。第二天,姐妹收到阿姨的信息,邀请姐妹去她家里坐坐。说特别感谢我们,那天没聊够,很想回应我们的爱,也想在主里有更深的交流云云。

姐妹想去,我不想去,我也不建议姐妹去。但姐妹觉得拒绝老年人不合适,还是去看看好,但姐妹自己心里也没底,而且让她自己去我也不放心,所以我还是决定和她一起。我主张见见就好,去阿姨家就免了。

一再约见 交流中诋毁教堂牧师的讲道

可是,真正见面之后,老阿姨热情得不得了,给我们买水果,非常热情邀请我们去她家。姐妹受不过,决定去家里坐坐。可是,到了小区后,老阿姨的一些话让我判断出那里不是她的家。我就问阿姨是怎么回事,而且不想上去了。老阿姨各种解释,说这里虽然不是她自己的家,却是主内弟兄姐妹相聚的地方,大家可以一起交流神的话语,可以开小灶。她也希望我们帮她判断判断,看看这里讲的怎么样(其实她就是那里的成员)。把我们送上去后,她又去接另外一个她找到的姐妹了。

房间里面的人听说我们是在教堂找到的非常渴慕圣经的人,非常热情接待我们,甚至有点太过热情了。她们非常喜乐地感谢主,称赞我们年轻,渴慕主等。当另一个女孩子也到来之后,其中一个李姓的姐妹(后来我了解到,她是那一片区域的负责人)开始邀请大家一起唱赞美。

之后,开始交流环节。他们问了一些问题:你觉得教堂讲道讲的怎么样?你对救恩怎么看?你觉得牧师讲得清楚吗?我们都各自回复,我回复的大意是:我觉得挺好的,听得也很有收获。可房间里的其他人各有观点,有人直说听不太明白,觉得牧师讲得不透彻,说她有一次听有个牧师讲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进天国,“如果牧师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进天国,那我们怎么办?”他们彼此附和,仿佛都有同感。

李姓姐妹也列举了教堂牧师讲过的某些观点。这些当时让我觉得这地方确实有点怪。虽然我不如她们听哪个教堂牧师讲道多,但我相信有些观点一定是她们断章取义了,或者是故意曲解。我提出自己的看法为牧师们辩护。李姐妹没有生气,非常柔和地带领大家查起经来,印证她的观点。

多番暗示解开启示录的预言者已经来到

与一般教会不同的是,她最先翻到的是启示录,然后是旧约先知书找了几处经文。大概总结起来就是,你知道“逾越节”吗?你知道启示录的约翰是谁吗?还是暗示着别人呢?启示录预言的是未来的事情,还是正在发生的事情呢?……具体经文我记不准了,但我能感觉到她在暗示我:启示录的约翰不是耶稣的门徒约翰,而是如同再来基督一样的存在。他是一个可以解开预言的人,只有他那里有生命的活水。如果你找不到这个活水,你就找不到羔羊,找不到正确的信仰归属。

因为我和姐妹翻阅圣经的速度比别人快,她问的很多经文我们又都知道,所以她看我们的眼睛都亮了。屋子里的其他人也是充满期待地看着我们两个。后来,那个李姐妹干脆就对着我们两个讲,语速很快,翻圣经也很快。不过都是挑选着经文讲,服务于她想传递的意思。中途我就想离开了,我也示意那个姐妹,差不多就走吧。但是说实话,姐妹是非常善良真诚的人,她觉得突然走不礼貌,所以一直坚持听。

我听得很煎熬,我也越来越确定她所讲的有问题。屋子里的人看出我有要走的意思,一直不停称赞我们:她们真是神预备好的,真的是了不起,知道这么多!感谢主,她们很通透,只要再画龙点睛就可以了。李姐妹不断告诉我:“你就差画龙点睛的一笔了。”到后来,我干脆就直接和她说:“你就直说吧,你的意思是不是你知道这个约翰是谁?你认识他,他在哪里?”李姐妹说我太着急了,只要跟着她学段时间,我自己就可以得出结论。她和我提了她们的神学院,她说有人在她们的神学院学习一个半月,就很厉害了,如今已经可以给别人讲解圣经了。 她还说我连基础的课都可以省了,可以直接进入提高课程,会比别人领受得更快。我说不感兴趣,而且我也有自己的所属教会了。对于我的拒绝,她们并没有死心,而是说让我再想想,不着急下结论,不然枉费了神的美意。后来,我就和姐妹走了,临走之前,她们还不停地表达爱。李姊妹一再请求下,我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

意外发现新天地人竟然在教堂带领团契

回去的路上,我对姐妹讲了自己的感受,这个地方有问题,虽然不知什么背景,但其所讲的内容是有争议的。姐妹也认同我的观点,说不会再去了。后来,我们跟我们牧师讲了这个经历,一方面因她们的热心、执着和对圣经的熟练程度而感慨;另一方面又因为她们所讲的内容难过。

根据这次经历,我在网络上搜索,发现他们和新天地有很多相似之处。我也搜索到了李万熙和他们所建立的神学院的情况。后来,李姊妹先后联系过我几次,她说要在大教堂见面,不在小教会。我和牧师说了这个情况后,牧师觉得见见也没什么,或许也可以把我所秉承的信仰见证出去。我们按着约定见面了,我发现李姊妹居然是那个教堂某个青年团契的负责人,在教堂的教室里带领着十多个人一起学习。说实话,我很惊讶,我在想,教堂是不是还不知道她的信仰背景?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李姊妹邀请教堂的任何一个年轻人学习圣经,对方都不会觉得不合理。她有名正言顺的身份替她做遮盖。

这次见面,李姓姐妹更直接地告诉我,启示录所讲的是已经发生的事情,然后大概讲了她们教会的创立过程。并再次暗示我能解开启示录被封住的书卷(预言)的人才是真正的“羔羊”。我当时直接问她:“你知道李万熙吗?你说的是他吗?你们和新天地有关系吗?”她没有正面回答我,但是默认了我的话。我再次表示自己不感兴趣,以后就不用再联系我了。李姐妹非常失望,而且认为我不把宝贝当宝贝,对我热情明显减少了。就这样,我们没有再来往。

再次碰面 新天地人用内部视频劝我回心转意

大概过了半年左右,在我们教会的一次聚会中,我碰到了第一次在新天地聚会点见过的另一位李姊妹,她带来了另外一个姐妹来参加我们的聚会。她见到我非常惊喜。我也很意外。聚会之后,她和我打招呼,我们聊了聊彼此的情况,她留了我的联系方式。她说她第一次见到我就觉得很亲切,但是当时圣经学习,不方便和我交流,希望之后可以多多交流。

之后她就一直非常热情地和我保持联系,没见面时绝口不提信仰,只是问候。不过一见面聊天,她就会潜移默化地转移焦点到彼此的信仰上,然后以她所知道的教义说服我。有一次,她还带着一个看起来比她更厉害的人跟我相见,希望我更加了解她们。那个姐妹口才真是很好,对圣经知道的也很多,但过程中明显是压迫性地灌输给我听。甚至直接给我看了她们教会的内部视频。她们说这些视频是要给高级课程的学生看的,但她们太希望我明白了,所以违规给我看的。视频是他们在韩国聚会的场景,人数很多,而且多是年轻人。当时我恍然大悟,原来我之前在网络上看到的很多教会弟兄姐妹转发的某个视频,竟然就是新天地的。那是他们以爱的名义组织的一次“运动会”,召聚世界各地的人聚在一起,传播“爱的思想”。

她们真的是有“爱心”,为了使我“回心转意”可以付出全部热情,毫不吝啬花钱接待我,毫不吝啬赞美我,也毫不吝啬为我流泪。甚至让我一度觉得拒绝她们会内心愧疚。 思考了再三之后,我准备断开和李姐妹的交往,连朋友也不要做了。因为我每次和她们见面之后身心俱疲。尤其是在看完她们的视频后,我内心的难过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那些年轻人喜乐的面容总是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我甚至觉得信仰好复杂,为什么有这么多教义,有这么多人都以为自己所持守的信仰是最正确的?那些年轻的人,他们是那么美好,也许很多人也是真心爱主,真心追求真理,但是却在别人公认的异端中……我能做什么呢?我突然发现自己很渺小,我所知道的那些真理,似乎只能保守我自己的信仰……每次和她们见面之后,我都止不住地流泪祷告,倒是没有具体的祷告题目,就是心里非常难过。

在我和李姐妹如实说了自己的想法后,她止不住地哭,还说她们教会的人日夜为我流泪祷告。也提到祷告中看到天使告诉她们,我是被神拣选的,一定要引导我明白真正的真理……她还流着眼泪见证了李万熙,在她口中,他是一个非常有爱的牧者,为了他们的教会,为了真理付出了何等何等的牺牲之类。她描述李的时候,就像描述自己的父亲,有敬爱,有心疼,有自豪……但是我听了并没有什么感动,她后来甚至生气地说我的心肠太硬了,愿神怜悯我,使我心意回转。后来我们就不再联系了。我以为我和她们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过后才发现,远远不止如此。

其他场合也不断“偶遇”新天地人

后来,我们教会一弟兄因为工伤致残无法来聚会。牧师委托我们几个人一起每周去弟兄家聚两次,一起读经,祷告,彼此分享。有一次聚会中,来了两个我们不相识的姐妹,她们说是通过别人知道我们在一起读经就来了。在聚会期间,刚刚来的姊妹提到救恩的问题,还说教会的牧者讲不明白,来这里真好。听到这个说法,我觉得很熟悉,但当时她们表现得很谦卑很渴慕,我就没有多想。她们说自己只是初信,仍然在找合适的教会。我也没什么顾虑地邀请他们可以来我们教会的小组聚会。

她们一行六人如期来了。我们热情接待她们,彼此相谈甚欢。这六个姐妹说很高兴,说以后有机会给大家做好吃的。大家都非常感动,觉得在主里彼此的关系很美好。可这一切,在我下一次参加主日礼拜之后就结束了。

那次礼拜,我遇到了这六个姐妹中的两人,其中一个认出了我,就坐在我的身边。然后,牧师在上面讲,她在下面给我讲。我一听,这不是和新天地的教义一样吗?我再仔细观察整个聚会,发现这场聚会似乎已经被新天地的人“入侵”了。她们分散地坐在教堂的不同角落,每个人都和身边的人不停地传播她们的思想。因为她们实在太肆无忌惮了,所以教会服侍人员不得不拿起话筒,走到台前对下面的会众说:“我知道在这个教会中,不只有主的羊,还有披着羊皮的狼。他们专门破坏主的教会,毁谤牧者。我在这里奉劝这些人,不要扰乱主的教会,不要打扰信徒的信仰。也希望信徒们好好分辨,不要入了魔鬼的圈套……”

还有一次,我去另一个教堂的聚会时,又看到了她们中间的人。感觉她们像小强一样,无所不在。似乎,每次差不多都是两个人,开始时非常谦卑地听,渴慕地问救恩的问题,之后温柔而又扭曲地辩论。

之后的之后,我不止一次经历过新天地人。她们的热情极大。好像把人从原有教会带出来,是在救赎灵魂一般,是美好的服侍。前前后后,我接触过新天地的成员有10人左右。我当时甚至为那个城市的教堂担忧,因为新天地人覆盖面广,流动性又大。我遇到他们的几率太高了,所以心中有很多忧愁。后来,我离开了那个城市,就没有再碰到相关的人员了。

……

说心里话,我对两个李姓姐妹,以及后来的阿姨,内心并没有对她们个人的反感。我也知道李姐妹对我有热心,我并不恨她们。但进一步谈论信仰的时候,我们之间并没有基督徒之间的相通,不管怎么见面与交流,对话似乎总是隔着一层神秘。

后来,我花了很长时间才彻底从那种沉闷和忧愁中走出来。一个主要原因是我离开了那个城市,后来也遇到了一些生命美好的基督徒。如果我还在那个城市的话,我觉得也许还会陷在那种苦闷当中。

本文作者系北京一名基督徒。

相关新闻

我所知道的新天地拉人方式

最近新天地邪教导致韩国疫情爆发的事,引起了全球关注。笔者虽然没有直接与新天地打交道的经历,但通过教内外一些人说反映的情况,能够看到这个邪教组织为了拉人入教而不择手段,值得大家做好防护工作。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