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信徒成长  >  正文

【特稿】“我就一直咬住不放”——疫情期间一位基督徒跌宕起伏的口罩维权路

“我就一直咬住不放!”回看那几天的口罩维权路,80后基督徒清泉姊妹神情严肃,语气坚定地说道。


那是一段艰辛的历程。她曾被卖方数落,深感自己是个弱者;她曾四处打电话维权,希望却一个个破灭;她曾跟一个动不动就发火的男人电话中争执到半夜,以致声音沙哑,情绪失控地朝对方大喊……


过程中有基督徒劝她就这样算了吧。然而,秉着“不能让恶得胜”以及对弟兄姐妹负责的心,她咬牙挺了下来。当看到这个事情的最终结果时,有基督徒感叹,“这真是个神迹!


01
被骗了!


这件事情发生在一个月前,正好是3·15当天,原本是一件美事。当时国内疫情已经缓解,而国外一些国家的疫情增长的厉害,导致口罩紧缺。清泉姊妹受托买3000个口罩,捐给国外的弟兄姐妹。


起初,她优先考虑微信认识且是本地的基督徒商人购买,性价比合适,但没有现货。听说弟兄姊妹一个口罩用五六天,她想了想,还是联系了小区业主群中的男士小韩,因为群主曾说,买口罩可以找小韩。


小韩声称他经常帮有关部门找口罩资源,了解了预算和需求之后,他说他帮找一找。


微信图片_20200418220225.jpg

(学医的朋友告诉的两个标准)


不一会儿,小韩给清泉发了口罩的照片、厂家的资质、口罩的检验报告等材料,并向清泉推荐了口罩微商小徐。清泉姊妹拿着学医的朋友告诉可以买的两个口罩标准跟检验报告对比,发现小韩提供的检验报告显示口罩是其中的一种。


虽然价格贵了些,但考虑到国外弟兄姐妹的紧急需求,加上推荐的人是小区业主,出了事好找。清泉姊妹就选择了小韩推荐的这款(每个口罩2.8元,高于基督徒商人那款),虽然感觉有点冒险,但还是向小徐支付了全部货款8400元。


当晚六点,医生朋友忙完之后,就问清泉口罩买的如何了,于是清泉把口罩照片以及检测报告发给了朋友。原本以为快点把口罩买了可以尽快帮到弟兄姊妹,没想到,竟然是艰难的维权路的开始。


微信图片_20200418220239.jpg

学医的朋友告诉她,口罩跟检测报告不符合,所以并不是那两种标准中的一种。听到这个消息,清泉姊妹慌了:“被骗了!


02
与微商小徐争战


清泉立即询问小徐,为何检验报告跟口罩不符?请提供正确的检验报告,或者口罩的完整包装,能看到明确行标,哪怕能证实是一次性医用口罩也行。


小徐没能发过来正确的,交流中发现小徐对自己所售口罩并不了解,让清泉担心。而且小徐突然屏蔽了朋友圈不让看,清泉担心有猫腻,便让小徐停止发货,并且退款。


此时,清泉查询了物流动态,口罩还没有发出。她提醒小徐,千万不要拖到发货。


小徐询问了“上线”,得到的明确回复:口罩没问题,退货可以,扣1000元。小徐的解释是,货已经出了厂家,拉货司机耗费了精力,需要赔偿。


1000元?邮到国外也用不了这么多钱啊,你怎么不再多要点?!”清泉被对方的霸王条款激怒。


因着对方这个无理要求,清泉开始怀疑对方的人品,对于这批口罩是否是合格的一次性医用口罩也打了个问号,也坚定了她退货的心。她想赶紧把钱回来,再找新渠道买口罩,别耽搁了。但小徐不再做任何回应,一联系就挂。


就这样拖到几个小时候后,口罩物流有了更新,货已经发出。再联系时,小徐说货已经发出,无法退货。而且不耐烦的说:“我对你已经够有耐心了,你想报警就报警吧!”


此后,清泉多次联系小徐,对方不回复微信,也拒绝微信语音,也屏蔽了清泉的电话。


无奈之下,清泉投诉了小徐的微信,以及当初收钱的支付宝账号,二者均被受理,微信还给予警告处罚。


03
与推荐人小韩争战


“你推荐的这是什么人啊?”


当小徐说退款要扣1000,微信联系不回应后,为了阻止发货,清泉当晚立即找了小韩帮忙,说明了情况,希望他帮助协调。


但对于为什么口罩跟检验报告不符,小韩并没解释或道歉,也没表态说去要正确的,而是发着脾气说,你质疑我们欺诈,厂家生气不想理了(后来等清泉联系到真正的厂家后,才知道小徐并不是厂家的人,厂家也不认识小徐和小韩)。


交谈过程中,小韩有时感觉像推卸责任,“我只是帮忙的,为什么找我啊?”


有时感觉好像挺仗义,但还是盛气凌人,“你到底想怎么样?退货扣多钱你能接受?剩下的费用我来补贴,我补上,行吗?!”当清泉回复:“扣400,请退我8000元。”对方又否认,并改口说口罩要是收到不想要了,他卖了把钱给清泉。


有时又攻击清泉,质问清泉为啥不看《第一类医疗器械备案信息表》,怀疑清泉是不是有心机,就想用那个价格,拿到检验报告里的那种口罩。居然还被对方质疑是小人,清泉觉得很委屈。


事已至此,清泉知道这款口罩肯定不是医用外科口罩或医用防护口罩,而且,她也不确定是否是合格的一次性医用口罩,希望至少可以提供这个口罩的正确检验报告。即便是请求,对方也说自己忙,要清泉自己联系药监局呀,然后把清泉删除了。


04
多方维权无果


在跟小徐和小韩力争的同时,清泉也尝试各种维权渠道。当晚,她就打了所在区的派出所电话,警务人员了解了情况后,举例说明这种微信交易的问题很多,维权很难,他们只能帮助跟当地的推荐人小韩调节,而且是在小韩愿意的情况下。卖口罩的小徐是在外地,他们也没办法,可以尝试打12315维权电话。


于是,清泉就开始尝试12315维权之路,想着刚好是3月15日,应该会特别被重视吧。结果,带着希望打了自己所在地的12315之后,对方称卖方是外地的,不在其管辖范围,需要打卖口罩的小徐所在地的12315 。


清泉又拨通了小徐所在地的12315,结果对方称只能受理对方是公司的维权,无法受理卖方是个人的这类情况,建议报警,但清泉已经报警无果了。


此时,清泉意识到,卖口罩的人应该了解这种情况维权很难,所以才有恃无恐。好在,警方虽然没实际帮上忙,但接听的警务人员态度很好,给清泉带来稍许安慰。但既然报警和打12315都无果,让清泉也感觉到无助至极。


而且,她还在网上找到了厂家的官网,虽然找到了厂家官方电话和法人电话,但打了N个也没人接。


05
牧者的安慰


疲惫、委屈和无助交织着,让清泉也曾有疑惑不满冒出:“神啊,我是为了帮助弟兄姊妹买口罩,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神你不帮助我?让那些坏人欺负、凌辱我呢?”


但是清泉也很快意识到,不要因为这个事情跟神对立。她开始更加努力去晨更亲近神的话语,同时请求牧者和弟兄姊妹代祷,并把心底冒出的不好声音跟最信任的牧者分享了。


结果,第二天的晨更,就讲了创世纪,人类的始祖在犯罪之后就首先推卸责任,而不是担当责任。清泉感受到神其实知道所发生的,并及时用安慰和教导她。于是,清泉在神面前首先悔改自己里面做的不好的,并祈求神在这件事情上施恩怜悯和帮助。


同时,牧者的劝勉也给了她极大的安慰和力量。牧者说:“在这个世上,所有的人都会遇到恶,遇到试探,即使是相信神的人,是伟大的牧师,都会有悲剧发生。神的儿子也是被杀的啊,接受现实就可以了,总是问为什么会发生啊,这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即使遇到灾害,也不怀疑神的爱,继续前进。无论任何情况,都相信有神的美意。遇到恶的时候自己要谨慎,不要被撒旦抓走,成为恨神的人。


“你是出于爱的缘故做这件事,你很想挽回这件事的心,神都知道,你不要自责。遇到这样的事情,你肯定很难过,把想要对方退款,想要很好处理这件事的心,一个一个跟神说,祈求神的怜悯。我会为你祷告的。


“如果遇到这个事情,你能建立起来对神的信心,信仰反而会成长的更加漂亮。”


听了牧者的话,清泉也得到很多的提醒和安慰,她跟牧者说,愿意无论如何都确信神的爱,并且同时去做自己能做的。


06
翻转,得胜


清泉如此执着,跟她的个性有关,她说自己有些执拗,有一种“拧劲儿”,不能跟罪妥协,让罪得逞;另外,因为疫情期间口罩的质量关乎生命,弟兄姐妹的生命很宝贵,她必须要拿到那个口罩的正确检验报告,确定至少是能达到防护效果的口罩。


“我把这件事的结果交托给上帝,同时,我会尽上自己的全力,哪怕有一点儿可能,也去尝试。”清泉坚定地说道。


厂家电话怎么也打不通之后,她最后想起可以试试打厂家所在地药监局电话呀,当地药监局肯定能证实口罩是否是合格医用口罩,电话接通后,药监局的员工态度很好,表示相关部门会受理,但可能需要一周才能有结果。


想了想,清泉又试了最后一个方法,打了厂家所在地的12315,因为小韩称报告是厂家给的,所以举报厂家提供错了检验报告,但迟迟不提供正确的,当地12315很仔细的倾听和记录了。


在她做了自己所能做的事情后,就祷告交托,继续工作,同时下班后学习口罩相关知识,了解了医用口罩都有哪些分类,分别可以达到什么级别的防护效果,普通大众和医生分别用什么样的口罩防护更好;学会了去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官网查询口罩的真假;寻找更多在医院工作的基督徒去请教。


同时,她也联系其他的口罩渠道,以防这一批口罩无法使用,可以立即买新的。


虽然当天,当地药监局和12315没有给回复,但是以琳也很安静的预备着,等待着。事后证明,这两个电话都起了作用,第二天,当地有关部门打来了电话,并给了清泉厂家法人代表新的可以打通的电话。


法人代表很客气的了解了过程和需求,立刻提供了那款口罩的检验报告,报告显示口罩是合格的一次性医用口罩。厂家还答应货到后协助察验是否是他们是他们出产的。


此时,清泉的心大概放了下来,就等着收货了。虽然不是一次性医用外科口罩,但是普通一次性医用口罩,大众防护用还是没问题的,虽然说对在医院工作的弟兄姊妹来说可能不是最好的,但是比没有已经好很多了。


看了看物流,口罩估计第二天上午就能到了,清泉舒了一口气。


但是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一大早,还没上班,发生了一件令人费解的事情——口罩已经到了最近的物流站点,下一步就是派送员派送,但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发货方却紧急调回了口罩。没有任何提前的协商,就私自把口罩撤回了。


清泉截图发给小徐,质问为何。此时,小徐才开始回应,提供了她“上线”的联系方式。回想这个过程,清泉觉得挺好笑:当初没发货时,她竭力阻止发货,对方不管不顾,硬是把货给发了;3天后,货物马上就要送达,对方又不管不顾地坚持退货。


这位“上线”就是当初很坚定的跟小徐说要扣1000的那位,交流中发现他也不是发货人,但他信誓旦旦地说,当天口罩肯定能收到。打交道几天,清泉已学会不轻信他们的承诺。


除了催促他们尽快处理,同时自己也跟踪物流并联系顺丰客服。眼看着口罩一步步往相反方向走,“上线”还坚持说系统没更新,肯定能收到。直到清泉最后把顺丰客服当天下午的回复录音发给他,录音里客服说到下午发货方还是要求退回口罩,没说要重新派送,“上线”还让等,不退款。


直到当晚九点多,物流显示口罩已彻底离开目的地城市,无法追回。“上线”才说要退款,但他要先把钱从他的上线要回来。过一会,又改口问是否可以用其他口罩来替代这批口罩,他手头有更好的口罩现货,可以马上开车送到,其实当晚有严重的沙尘暴。


清泉已知他们的易变性,直接拒绝并要求:“您先把钱退了吧。从早9点到晚9点,我跟进口罩的事已经12个小时了。今晚大家都睡个安稳觉,早点解脱吧。


马上。嗯那。挺对不住你的。”“上线”回复。打了一天的交道,“上线”也怕了清泉了。


最后,清泉收到了收款方小徐转来的口罩退款,8400元,一分不少。之后,她用差不多的单价,买了防护病毒效果更好的医用外科口罩寄给了海外的弟兄姊妹。


事后,她也了解到,之前那批口罩其实是一次性医用口罩里偏不好的。

相关新闻

一位基督徒姊妹的维权经历

一个房地产开发商在姊妹家的附近盖了一栋楼,姊妹以高楼影响了自己家菜园子的采光为由,向开发商所要赔偿十五万,最终开发商拿出了九万元钱作为菜地遮光补偿。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