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见证故事  >  正文

蓝眼泪

蓝眼泪 爱心 气球

小说《蓝眼泪》出版的时候,张章正在上大四,不但忙着毕业论文的写作,还要忙着过英语八级,还要在实习单位拿优,以便得到推荐信,当然,还要忙着谈恋爱。但是,看着《蓝眼泪》,还是有时间流眼泪的。眼泪哗啦啦,犹如当年她妈那一拨人看琼瑶小说一样。

张章感叹,要是可以去宝岛看蓝眼泪就好啦。

张章的男朋友在毗邻的理工大学机电系,一个典型的钢铁直男,这会儿却也会哄女朋友。跟她说,宝岛嘛,也没有多远,我们到时来个旅行结婚,就去那里好了,什么蓝眼泪绿眼泪黑眼泪,还有黄眼泪红眼泪通通的去看个够,只要地球上有的眼泪,咱们都去看。只是你别流眼泪就行。不过,你确定咱们结婚去看眼泪好吗?

张章说,你知道什么?看过蓝眼泪的情侣,会得到妈祖的祝福。

“好吧,你喜欢就好”。那眉头却是皱皱的。

张章和男朋友,高中的时候就开始恋爱,大学,虽然没有进同一个学校,却也进了同一个城市。七年的恋情,从中学时代的地下党,到大学四年的公开,一切如同水到渠成,只等他们各自找到合适的工作,就去旅行结婚,去看之前心心念念的蓝眼泪。

在大学所在的城市,他们各自如愿。男朋友进了一个重工机械的上市公司的研发部,据说倍儿被看重。张章去了一个培训机构,做这个机构的培训导师兼办公室主任助理。

张章业余时间全部用在宝岛的旅游攻略,想象着在蓝盈盈的海滩上穿着洁白的婚纱,与深深相爱的人相拥相吻,那是多么美好的事。

然后突然的张章就发现未婚夫失联啦。这个年代,除了坐飞机,飞机出事坠海或者被外星人劫走,基本上其他的方式失联总有迹可寻。你以为天眼是开玩笑的吗?你以为满街的摄像头都像电视剧所演的是摆设吗?那你就太小看咱们中国公安啦。

但是,未婚夫真的就失联啦。打电话,冷冰冰的电脑小姐提示号码是空号,上微信查无此人,微信号被注销啦。若不是,还有那些甜蜜蜜的文字在那里,张章都要怀疑自己是做了一场长长的梦。

张章打电话让做老师的父亲去乡下找未来的公婆,看看是否能从两个老人的口中问出些什么来。结果,老爸回电话,说三个月前未来的公婆就离开乡下,说是要去城市投奔儿子,因为儿子有出息了。乡下的房子,土地牲畜全都卖掉,就连户口也悄无声息的迁走了,这可是今天多少人想要的农村户口啊。

张章一阵眩晕,这摆明了未婚夫是要与她断关系。而且早有预谋,她怎么就一点没看出来呢?

张章去了未婚夫的公司,可是人家说。从来就没有这个人。张章去报警,接案的警察在三天后打电话给她,叫她去派出所,告诉她,他们除了在大学查到有这个人的四年读书记录,除此以外,再没有任何这个人消息。会不会这个人一毕业其实就去了其他城市呢?

警察的眼神和说话的口气,其实是有点怀疑张章是不是单恋男同学,搞出个神经不正常来了。毕竟每年大学城总有这样的事发生。

这真的比那些狗血电视剧还狗血,而且就发生在自己身上。出派出所的时候,张章有一会儿发愣,我是谁?我为什么在这里?我要干什么?

熙熙攘攘的大街上,车轮滚滚绿灯闪烁,奔轶绝尘的行人,没有人注意到,有一个眼神呆滞脚步踉踉跄跄的秀美女人,一走一挂一挂眼泪往下坠落,或许有人望了一眼,但是又有谁会为她留步呢?

张章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到培训机构的宿舍。这件事情,明摆套着蹊跷。是从什么时候突然就断线了呢?她们才毕业不到半年啊。未婚夫总说,很忙很忙加班,然后自己也是很忙很忙加班,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未婚夫就不见了,连未婚夫的父母也不见了。连上次接案的警员也换人啦。

张章觉得一阵一阵的后怕,难道真的自己是做了一个七年的梦吗?或者说,自己的精神真的出了毛病了?一切都是自己想象出来的?难道自己的父母也在做梦吗?不对啊,脖子上的项链的吊坠,一颗蓝色的珍珠,也叫蓝眼泪,传说是海里的蛟龙的眼泪,明晃晃的在脖子上挂着呢,那是张章看完蓝眼泪她们一起去买的。

从张章进到机构,周围的同事就知道她有一个相爱七年的男朋友,知道她们工作稳定下来就会结婚,还知道她们要去宝岛旅行结婚,班上调皮的学生还起哄说她们要当伴郎伴娘。现在这些善意的询问和玩笑,就像一把刀子,一刀一刀的挖她的心,她还得笑呵呵的应对。

日子一天天,到了圣诞节,大家都感觉出不妙了,美丽的张老师藏在笑容后面的痛苦是如此的明显。昨晚平安夜,张章接到一个国际长途,她的学长,班上的学霸,在大三就拿到毕业证然后跑去美国硕博连读的人,曾经也对她有好感的却被她一根藤吊死而赶走,告诉她,他在晚餐的时候遇到她的前未婚夫,小心翼翼的的守护着一个大腹便便的女人,那女人,是他的太太,也是那家上市公司董事长的女儿,独生女儿。

前未婚夫应该也是憋着一肚子的话没人说,所谓锦衣不夜行啊,可是异国他乡没有老乡可以凡尔赛,只好一直痛苦的憋着。他吐糟张章什么呢?张章觉得自己够好的,就不算是360度无死角,也没有什么好说的。结果人家说,恋爱七年,张章一直不肯跟他上床,而他太太,第一天他去报到的时候,就看中他,晚上就直接到床上谈人生了,何况,人家自带流量,后面的老爹有上百亿呢。没有多久人家老子就派两口子来美国的分公司,至于张章为什么那么久都没有发现,怪就怪张章不肯像其他恋人一样同居。

这个男人越说越恶心,还不怀好意的对学长说,我知道你喜欢她,你可以做接盘侠的。你放心,基本上没有用过的。学长想揍他,想想是平安夜,把拳头锤到自己大腿了。

张章强忍了一个礼拜,还是崩溃了,在一个男生嬉皮笑脸答错题的时候,忍无可忍的把书扔过去,把那个不读书却戴着一副眼镜的男生的眼镜给打掉了,男生没事,她自己嚎啕大哭。

张章向培训机构辞职,老板人很好,心痛她这段时间的自我摧残,告诉她,出去旅行走走,什么时候想回来就回来,大门永远对她开。

张章决定去平潭那个小岛上走走,因为听说那里也有蓝眼泪,而且那里离宝岛最近。看完之后,说不定从那里就了解自己这傻傻的一生。

她也不敢告诉父母真实的情况,虽然她家张老师和章老师教书有一套,但是她觉得她们不知道更好,干不过人家。

到达平潭的时候,是岛上最冷的时候,西北风刮得人脸是分裂的痛,就是脸皮被北风挠得一块一块的样子,这个时候,哪来的蓝眼泪看?五一节的时候才有的看。

悲催的,张章在空无一人的沙滩上走的时候,突然的就动了心,要往海水里走。脚踩进海水的时候,有点温温的,她索性把裤脚高高的挽起来,她也不敢往海里走,但这个时候是涨潮的时间,只是她不懂,一阵海风吹来,她打了个喷嚏,整个身子一颤抖,手一松,手机就滑下去掉到水里去了,一个温温柔柔的海浪卷过来,手机立刻就不见了,再一会,看到手机在两米外的沙子上,于是立刻冲过去,可是,她没有想到,她脚下是细细的沙子,这些沙子嬉戏的时候,是很好的道具,拍照的时候,是很好的背景,可是走路嘛,那就是拦阻了,一脚,海水到了膝盖,一脚,却又只是到脚板,再加上海水的阻力,两米的距离,显得那么那么的遥远,等到下一秒,又一个海浪过来,手机彻底的不见了,当时,张章差不多整个人扑下去的,除了全身湿了,还有裤袋里的身份证也溜了出来,扑向这可怕的大海。

张章吓到了,连滚带爬的往岸上走,连怕带吓的,全身湿漉漉的,北风吹来,觉得自己是卧在冰柜里,索性不走了,瘫在沙滩上哭。这倒霉孩子哭啊哭啊,就觉得自己真没用,谈了七年恋爱还能被人家抛弃得干干净净毫不知情,走个海边能把手机和身份证都弄丢,她这种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现在这个年代,没有手机和身份证,人家是当她是神经病还是当她是神经病?反正人总是要死的,死在海里好过死在那个城市里,死在那个城市还要自己掏火化费,张章不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还哪来的幽默?

于是,艰难的挪动着身子,往海里那边移动着,到她的脚沾到海水时,她晕过去了。

醒来的时候,在一个温暖舒服的床上,几个笑脸俯望着她。

自从岛上和大陆修建了大桥,来旅游的人越来越多,来自杀的人也越来越多。约拿约瑟约翰约伯约珥约西约坦七兄弟,就自发的在冬天无人旅游的时候巡视海边,他们无法看顾整个岛,但是看顾他们村这个海域还是可以的。

那天,轮到约拿,约拿说,还好张章的衣服够艳丽,否则等到他确认的时候她可能就进海里了,成为那些蓝眼泪藻的食品了。

张章慢慢的坐起来,虽然额头还略略有点热,但是整个人已经是恢复得七七八八的,一个慈眉善目的妇女对她说:“我是多加,救你回来的是我家弟兄约拿,你的换洗都是我做的,你可以放心,你身上的衣服是我们教会一个姐妹的,她说送给你了。”

张章说她没有钱没有身份证没有手机无法联系到家人,多加笑着说没有关系,放心的住下来,她们村里一百多户人家有一半多是基督徒,一户人家吃一天,够她吃几个月的。

张章的专业是英语,选修课就选了新旧约圣经通读之类的,对基督教一点都不陌生,甚至有些外教就是基督徒,但是张章的父亲说,功课是功课,信仰是信仰,不要参杂在一起。所以,张章一直是敬而远之。

现在,张章跟这些普通话都不太标准的“姐妹们”生活在一起,开口闭口感谢神左手右手赞美主,毫无违和感。

是什么力量让这些打鱼的大老粗自动自发的去守护海域救护自杀的人?是什么精神让这些阿姨们收留这些人?读书的时候觉得信耶稣的人是一班傻瓜,但却是这一班的素不相识的傻瓜给以她深深的爱,而相恋七年的恋人却对自己弃之如敝屣。

姐妹们也大大的表扬了张章守住贞节的行为,她们说张章就是要做基督徒的,这么纯洁。还说她值得最好的,她的前男友就是个不懂得珍宝的。

张章离开的时候,兄弟们联系了岛外的兄弟,一路接送,张章觉得女王都没有自己这么威水。

第二年,张章嫁给了教会的一个弟兄,也是老师;又过了一年,她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小天使。她们每年都会在寒假的时候过来岛上,虽然那个时候没有遇到蓝眼泪,但是张章知道了岛上有一种蓝色的贝壳也叫蓝眼泪,可以疗伤,外科良药。

张章的爸爸妈妈后来专程过来岛上谢谢多加她们,回去没有多久也受洗归主。

张章的前男友的董事长女儿太太,生下儿子的第三年,喜欢上一个健身教练,要和他离婚,并且是净身出户的那种,不忿,持刀砍人,入狱。听到消息的张章滴下一滴泪,“悔改吧。”

相关新闻

刺桐十字架的故事

1943年,在中国福建泉州的北门城墙,当时施工人员在挖掘城基时,发现了一须弥座墓碑。墓碑碑顶尖拱形,三面环绕花纹,碑面正中刻有尖拱形框,尖拱下有十字架,十字架下面是云朵,左右垂有璎珞。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蓝眼泪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