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社会关注  >  正文

死海古卷上新啦!带你了解死海古卷的发现之旅!

死海古卷上新啦!带你了解死海古卷的发现之旅! 最新考古发现的死海古卷碎片

近日,考古界的最大新闻不是三星堆发现了金面具,而是考古人员又发现了死海古卷(Dead Sea Scrolls)的残片。作为20世纪最伟大的考古发现,死海古卷这次的“上新”,又更加证实了圣经的真实性。

今年3月,以色列文物局宣称,以色列考古学家发现了死海古卷的新残片。这是一次突破性的发现,包括几十个圣经卷轴的残片,这是半个多世纪以来首次新发现的死海古卷。新出土的羊皮纸残片中包括以希腊文书写的“十二小先知书”段落,这组古老的《旧约》手稿可追溯至公元前3世纪至公元前1世纪。以色列文物局称,这组残片发掘于耶路撒冷以南的“犹大旷野”(Judean Desert)的一处“恐怖洞穴”中,据报道,在公元133-136年,西蒙·巴尔·科赫巴(Simon bar Kokhba)领导的反抗罗马帝国的起义中, 反抗分子就藏匿于此。“恐怖洞穴”的名字来源于几十年前在最初的挖掘中发现的40具尸体。

新发现的死海古卷残片具有重大意义

与大多数用希伯来文和亚兰文书写的死海古卷不同,“恐怖洞穴”的残片包含了希腊文。学者们认为它们来自旧约中“十二小先知书”的希腊文译本。重建原始文件的工作类似于试图用仅有的几块残片组装一个上千块的拼图。最大的残片包含《撒迦利亚》8:16-17的部分,一些较小的残片被鉴定为《那鸿书》1:5-6。这些残片似乎与先前发现的其他碎片相联系,是包括所有小先知书在内的一卷大卷轴的一部分。

专家表示,这次新发现的死海古卷残片具有重大意义。旧约和闪族语言专家奇普·哈迪(Chip Hardy)表示,这些新的残片的发现,能提供一些令人兴奋的事实。例如,在这个古希腊译本中首次发现有个很重要的特征与我们的现代英语圣经有着显著的对应关系。新发现的残片展示了对上帝名字的四个字母“YHWH”(耶和华) 的特殊处理(见《出埃及记》3:14-15)。即神的名字用从右到左的希伯来字母来表示,而不是用典型的希腊单词Kyrios来表示。这类似于我们在英语句子中间使用希伯来字母יהוה(耶和华)或拉丁字母DOMINUS。这种表现方式很重要,因为使用特殊的字符来表示神的名字已经延续到我们现代的《圣经》。大多数英语圣经把上帝名字的四个希伯来字母“YHWH ”用小大写字母译做“主”(the LORD),来表示“耶和华”,这个做法在许多英语译本中十分常见。

哈迪也发现,这次发现的希腊文译本的《旧约圣经》是古希腊文译本的一个修订本。大家知道,圣经学者会根据每个时代的需要,重新翻译修订不同的译本。哈迪声称:“最初的版本在公元一世纪在整个地中海地区被讲希腊语的犹太人广泛使用,但在某种程度上,新的翻译成了必要的趋时。”

就如我们用的和合本圣经一样,100年前的译本对于今天的人来说,有很多语句晦涩难懂的地方。按照原文去进行合宜的修订,对于当下的人们去理解圣经,将会带来很大的益处。哈迪表示:“作为一个圣经学者,我可以想象这些古代读者努力翻译我们今天所读的旧约圣经,然后把这些有意义的文本带入他们历史上最黑暗的时刻,帮助他们更好地理解上帝和他们的世界。”

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考古发现

作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考古发现。死海古卷泛指在1947年到1956年间发现的古代手稿。考古学家发现了大约950份不同长度的手稿,大部分是残片,但也有一些完整无缺。手稿被分为三大类:圣经,伪经和宗派典籍。宗派典籍包括对摩西五经、各种圣经故事和先知书的解释。这些古卷大多保存在瓦罐中,大部分已变成了碎片。经过专家们五十多年的不懈努力,这些古卷大多被复原,其中保存最为完整的是《以赛亚书》。《以赛亚书》是1947年被最初发现的七卷死海古卷之一,它是所有圣经古卷中最大的(24英尺长)之一,也是保存最完好的,也是唯一包含完整文本的卷轴。书卷写在17张羊皮纸上,包括《以赛亚书》全部66章。

发现古卷的戏剧性经历也常被人们津津乐道。1947年初,在死海西北岸附近,一些贝都因(Bedouin)牧羊人在寻找一只走失的山羊或绵羊时,其中一个牧羊人把一块石头扔进一个山洞,把这只动物吓了出来。然而,他们听到的不是羊的叫声,而是陶器破碎的声音。当他们中的一个人进去探路时,他发现了几个陶罐,其中有一个破了。坛子里卷着用亚麻布裹着的古卷。

虽然细节尚不清楚,但七幅卷轴最终被伯利恒的两个中间商分成了两批,一批是四卷,另一批是三卷。较小的三卷通过更多的中间人卖给了亚丁(Yigael Yadin)的父亲苏克尼克(Sukenik)教授。当时,亚丁是以色列地下军事组织“哈加纳”(Haganah)的作战指挥官。那是1947年,在英国对巴勒斯坦托管的最后几天。阿拉伯和犹太人的耶路撒冷已经被铁丝网隔开。最初的三个卷轴的谈判是苏克尼克和阿拉伯人通过铁丝网进行的。最后,苏克尼克不得不乘公共汽车去阿拉伯人居住的伯利恒敲定交易,拿走那些卷轴。

这是一次危险的旅行。苏克尼克的亚丁和妻子都认为太危险了,劝他不要去。局势尤其紧张,因为在地球另一端的纽约,联合国即将就一项决议进行投票,该决议将巴勒斯坦划分为一个犹太国家和一个阿拉伯国家。苏克尼克不顾家人的劝告,乘坐一辆阿拉伯巴士去伯利恒取那些卷轴。他回忆说,当他第一次拿起《以赛亚书》的卷轴时,他的手在颤抖。

1947年11月29日,联合国以三分之二多数票通过了一项决议,自近两千年前罗马人摧毁耶路撒冷和耶路撒冷圣殿以来,这是第一次有效地建立了一个犹太国家。当犹太人走上街头时,人们举行了庆祝活动。对苏克尼克来说,一系列事件的结合几乎是弥赛亚式的——恢复了有着2000年历史的《以赛亚书》古卷,在锡安重新建立了一个犹太国家。不出所料,第二天,七支阿拉伯军队就向这个新的犹太国家宣战。将近六个月后,也就是1948年5月15日,这个国家正式宣布成立。

其他四卷卷轴由伯利恒附近的一家叙利亚东正教的撒母耳(Mar Athanasius Yeshue Samuel)主教买走,撒母耳以相当于97美元的价格买走了其中4卷。当他在耶路撒冷卖不出去这些死海古卷时,他把它们带到美国,并在《华尔街日报》的分类版面上刊登了他著名的广告:四本死海古卷出售,圣经手稿可以追溯到至少公元前200年,是送给教育或宗教机构的理想礼物。

1954年6月1日,当这则广告出现时,幸运的是,苏克尼克教授的儿子亚丁正在美国巡回演讲,那时他已经成了一位著名的考古学家。有人让亚丁注意到分类广告,于是他秘密购买了这些卷轴,最终他以25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这些卷轴。完好无损的七个卷轴现在都在以色列人手中。以色列博物馆为此建造了一座特殊的建筑,叫做“圣经之龛”,又称死海古卷博物馆,是以色列博物馆的一部分,位于耶路撒冷。博物馆始建于1965年,修建耗时长达7年。

公开死海古卷的功臣

今天人们很容易看到死海古卷的内容,要得益于一个人。此人便是《圣经考古评论》的创始人和长期编辑赫舍尔·尚克斯(Hershel Shanks),有些遗憾的是,尚可斯于今年2月5日去世。《圣经考古评论》是一份双月刊杂志 。自1975年创刊起,《圣经考古学评论》持续报道以色列、土耳其、约旦及其周围地区的最新考古发现和争论,包括对希伯来圣经和新约的最新学术观点。尚克斯会时常更新在圣地各地挖掘的最新发现,他也不断地提倡让公众获得最新的学术成果。

尚克斯没有考古学、圣经研究或古代近东方面的资历,他曾是一名律师。尚克斯于1930年出生于宾夕法尼亚州沙伦的一个犹太家庭。在获得英语学位后,他去了哈佛法学院,并成为了一名律师。尚克斯在司法部工作了几年,处理过上诉案件。然后他在华盛顿特区开了一家私人律所。然而,42岁时,他休了一年的假,这改变了他的生活。1972年,他决定与妻子朱迪斯以及两个年幼的女儿移居耶路撒冷。尚克斯本打算写一本关于扫罗王的小说,但却花了一年时间和家人一起参观考古遗址。当他完成的时候,尚克斯有了一个新的爱好。在身为杂志编辑妻子的支持下,尚克斯决定放弃法律,创办了圣经考古协会及其《圣经考古评论》杂志。

《圣经考古评论》的读者中近三分之一是福音派信徒。大多数订阅者都受过教育,但和尚克斯一样,他们都不是学者出身。他们只是对考古学能增加他们对圣经背景和理解世界的新见解感兴趣。上世纪90年代初,尚克斯在该领域的影响力受到了最大的考验,当时他决定是时候将死海古卷普及。

尽管这些手稿是在20世纪40年代被发现的,但只有零星的片段被展示给公众,甚至是其他学者。负责研究这些古卷的学者们在他们自己的广泛研究成果发表之前一直小心地保护着它们。该研究项目的负责人表示,想要看到这些古卷的人是“一群骚扰我们的跳蚤”。研究人员马丁·阿贝格(Martin Abegg)回忆说,在美国,他被禁止与学者分享有关这些古卷的信息。

尚克斯认为这是愚蠢的,并说服阿贝格让他出版这些古卷的复写版本。这些古卷是阿贝格根据20世纪50年代末汇编的死海古卷词汇汇编,用电脑重新拼凑而成的,属于保密文献。在尚克斯的努力下,死海古卷初版于1991年出版。同年,尚克斯说服了另一位学者——加州州立大学长滩分校的罗伯特·艾森曼(Robert Eisenman),让他出版他秘密获得的古卷残片照片的复写版。

不料,尚克斯被起诉侵犯版权,并被要求赔偿4万美元,但正如纽约大学希伯来语研究教授劳伦斯·希夫曼(Lawrence H. Schiffman)后来所写的那样,“锁终于被打破了。”以色列文物局任命伊曼纽尔·托夫(Emmanuel Tov)为死海古卷研究小组的新负责人,于是,学者们在接下来的12年里出版了“所有羊皮纸碎片,包括无法辨认的碎片”。终于,人们可以看到所有的古卷残片,而尚克斯功不可没。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作者系安徽一名传道人。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最新发现的死海古卷,背后竟隐藏着这样一段悲壮历史

近日,以色列考古学家发现数十片新的写有圣经经文的死海古卷碎片,借此机会,为大家讲述一下古卷背后的故事。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死海古卷上新啦!带你了解死海古卷的发现之旅!
TOP